首页  »   长篇连载  »  公室极乐宝鉴95

“余局长和夫人呢?”我闻着这股的花香,禁不住浑身的舒畅起来,突然想起从刚才就没看到余婷的父母,所以才问道。  “哦,我爸爸去局里了,我妈妈,她身体不好,甚少出来。”余婷在提到妈妈的时候,语气顿了一下,仿佛很不愿提及。  我见此,也不好多问,便随口说道,“这里的花草真漂亮,余局长日理万机,没想到还有这么田园的心情。”  余婷听到我的话突然悠悠的叹口气,“这些花草都是我妈在摆弄,她整日呆在家里,唯一的乐趣就是这些花花草草了,花在这上头的心思比在我和爸爸身上还多。”  我听了禁不住一愣,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大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看似风光的背后都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我不好多问,便提议要告辞回家,说自己也已经好多了,不好再打扰。  “你要走?这样我怎么放心啊,对方一次偷袭不成,肯定还有第二次,你那边就你一个人。要不这样,我过去陪你几天得了,也顺便照顾下你这个刚好的病人。”余婷语出惊人,我真是不知做何反映。  原本要杨氏姐妹离开就是为了不让她们受牵连,余婷现在要陪我一起住,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男未婚女未嫁,其实我相当于已经结婚了,儿子都有了,就差最后一个手续。  在余婷的心里我大概还是有点影响力的吧,否则她也不会这么的关心我,花费着许多的精力在我身上。我正想拒绝她的好意,毕竟跟她关系还不到那个程度。  “我知道你怎么想,是不是嫌弃我不够好?我虽然出身官宦家庭,但从小也是自己照顾自己的,所以照顾你绰绰有余。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我可以跟你分房睡的。”余婷接着又说道。  汗滴滴,难不成她之前还想跟我住一房,说实在话,我还是有点心动的,毕竟美女当前,即使不能真的立马扑倒,但意淫下还是行的。  我对余婷早就有了好感,只是一直碍于她是丁亮心中属意的,所以也没往那方面想。现在余婷都主动跟我套近乎了,我真的心猿意马起来。  “你家里人会担心你的,再说我那边真的很危险。”我的拒绝貌似看起来很虚伪,而且连词语也是那么的无力。  “我经常加班在警局过夜,我爸爸都不管我,我妈,”余婷黯然的低下了头,接着说道,“她就更不会管我了,除了这些花草,我都不知道她究竟还在意什么。”余婷的语气很低落,仿佛有泪滴溢满了她的眼眶。  我心一软,禁不住把她拉入了怀里,然后抚着她的背部,轻轻的说,“没事了,天底下做父母的哪有不心疼自己孩子的,可能你妈妈有她自己的苦衷吧。”  “嗯,我也一直都这么想,可是从我小学开始,爸妈就分房睡,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一起出席过任何公共场所。连带着我也成了没妈的孩子,妈妈从来不哄我,睡觉也不会过来看我。”余婷开始小声的啜泣起来。  我听了她的话,心里也一阵的难受,“不会的,你妈妈肯定很疼你,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给你看。”  “不是的,就在前晚她们还吵架了,吵得很凶,我睡梦中都听到了,妈妈说当年要不是怀了我,就不会嫁给爸爸,然后痛苦了这么多年。你说,我是不是像没妈的孩子?”余婷使劲的搂住我,哭的浑身都发抖起来。  我听了,怔了一下,然后突然说,“你到我那里去住吧,暂时离开一下可能心情会好许多。”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句话怎么就脱口而出了,说出来后,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本是没有任何遐想的,但说出来后,心里却开始不可遏止的往歪处想,总觉得自己和余婷之间一定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余婷见我答应了她过去陪我一起住,马上松开了抱住我的手,然后破涕为笑的看着我,“我马上去收拾下,你就在这里等我啊。”  看着余婷欢快离去的身影,我的心情百感交集,她真是个可怜又可爱的女孩子,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哪个不是生活在爸妈的呵护之下,她一个市局长的女儿却忍受着同龄人所没有的苦楚和寂寞,我心里暗叹一声。  我也是从小失去了爸妈,深知没有爸妈的疼爱会是什么滋味,所以我心里也暗暗对自己说,一定不可以做伤害这个女孩子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到最后还是伤害了。  女孩子东西多我是见识到了,没想到余婷只是决定在我家暂住几天而已,也是大包小包的让我看的差点跌破眼镜。这丫的像变戏法一样,我愣是叫了两辆的士车才够塞她那些东西。  好不容易折腾着到了我家,路上还让司机停了一回车,她说要回去拿东西。司机师傅是大好人啊,不仅愿意载她回去拿,而且到我家里后帮忙着一起搬东西,所以说这年头好人还是多过坏人的。  我们搬了好几趟,余婷的东西总算是在我家里暂时的安家落户了。我其实一直纳闷一件事,在警局看到余婷怎么就跟在警局外不一样呢。警局的她雷厉风行,干练而果断,可此时的她怎么看都像个邻家女孩。  我没时间多想,余婷正召唤我过去,多给了司机师傅五十元当是多谢他帮忙了。这师傅怪有意思的,还推辞不肯接受,说出门在外谁没有个需要帮忙的时候,我还是坚持给了。  等师傅走后,我立马跑过去余婷身边,问她,“怎么了?东西都安置好了?”  “东西是安置好了,可我突然发现这间房有个奇怪的东西,你要不要看一下?”余婷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嘴角有一丝古怪的笑容。  我被她盯得心里发麻,于是问道,“什么东西?我这里能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啊。”本来就是,房间里的东西都被小漫搬的差不多了,奇骏的玩具,女人的用品这里都是找不到了。  “真的没有?我可是亲眼看到的哦,你自己承认我就不审问你了,如果你不老实交待,呆会可有酷刑让你受,嘻嘻。”余婷笑的贼可爱,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这个女孩子这么的可爱呢。  不过我心里确实很肯定就是了,她大概是在警局审讯犯人习惯了,对我也用这种警讯的语气。  如果初次来到的人,绝对不会以为我这房子住过女人,因为整个屋子都干净整洁,井然有序。我敢肯定余婷这妮子是诳我的,所以心里很坦荡的接受她的审视。  “还嘴硬,不让你看东西你不会承认的,看看这是什么?”余婷走到一个角落,然后用脚踢着那个小小的蜷缩成一团的东西。  我疑惑的走过去一看,汗滴滴,是一个没用过的,我的眉眼一条条黑线闪现。这年头头吃肉的也知道擦干抹干净嘴巴,我这样的估计不多见了。  这也不知道是哪天跟杨倩杨微二女ml手忙脚乱中掉出来的,我心里暗暗叫苦,看着余婷贼笑的神情,心里更加不是滋味。谁能想到第一天就让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见到这个物件啊,神啊,让我钻个地缝吧。  “其实你已经算很好的了,我们警局那帮同事可没谁好这个的,跟自己女朋友亲密从来不戴套,说是戴着不舒服。”余婷随意的说道,然后还用赞赏的眼光看着我。  我这额头的黑线滴的更长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妮子有点矜持没,就这么张口跟个不太熟悉的男人谈性关系。看来警局的风气也不是很好嘛,真是高估了警局的英雄们。  “这个,那个,我也不知道它怎么出现在这里的,我这就把它丢掉。”我说着,就准备弯腰去捡起来,然后又多远丢多远。  “别啊,这可是多么有纪念价值的东西啊,我来你家里第一眼就看到这个了,得留下来做个纪念。”余婷说着居然用葱葱玉指夹起来那个小东西,然后郑重其事的放到了书桌上。  我无语极了,再也不想看那个可恶的东西一样,然后准备出去买晚上要吃的菜。  “你干嘛去啊?等等我。”余婷见我要出去,也立马跟了出来。  “我买菜去,晚上我们还要吃东西的,你也累了,好好在家里休息吧,我很快就回来。”我拒绝让余婷跟去的原因也是想单独一个人去外面走走,兴许还能碰到那日的歹徒。  “这可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我可从来没去过菜市场呢。”余婷很高兴的跟我说,她以为菜市场是游乐场呢,我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去就去吧,我同意了让余婷去,然后随便换了身衣服,就一起出门了。可才走出大门,就意外的看到了一人,是冷颜玉?之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她,是在她的打扮也太独特了。  跟那天见到的黑衣人一样,冷颜玉也是全身的黑,只是她的眼眸射出的光芒更是锐利,让人在白天的阳光里都不寒而栗。这个女子的身影其实一直刻在我的脑海里,自那一夜后,心里就总是情不自禁的会想起她。  她现在站在我和余婷的对面,默默的看着我们。“她是谁啊?怎么一直看着我们不说话,你认识?”余婷转过头悄悄的问我,估计她也好奇吧。  我示意她先不要说话,因为我此时也搞不清冷颜玉到底什么来意,她突然此刻出现在我面前,是善是恶我也不知道。其实我心里有点怀疑是不是有人买通了她的组织也要派人来夺我性命。  一段时间不见,她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冽更是冻的人心寒,是怎样的遭遇让一个花季少女变得如此的冷漠淡然,我心里暗想。  我看着冷颜玉,她的嘴唇动了动,仿佛想说什么,却只是深深的凝视了我一眼,然后再冷冷地斜视了余婷一下。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诧异,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快速的消失在人群中。  “这人真怪,看着我们也不说话,就这样走了?不过这身手还真不是盖的,估计十个我也不是她的对手。”余婷喃喃自语道,然后又问我,“你是不是认识她?”  我点了点头,然后简单的把上次无意救到她的事情说了一下,不过省略了跟她在床上的事情。我可没那么笨,在一个女人面前谈论跟别的女人上床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