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公室极乐宝鉴102

杨微是一心爱着我,所以这份感情里没有任何的杂志,杨倩这么问的时候,一般人都能听得明白,但杨微却不明白。所以杨倩估计着急了,又不好说的太直接,她毕竟心里还是有我的。  “你看,我们两个都要生老病死的,你打算就这么过一辈子么?你不想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一个老公和自己的孩子?”杨倩终于一口气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我的心忍不住的往下沉,这可怎么办?杨倩这么说,杨微估计也要开始琢磨这个问题了。这个也是我一直在回避去想的事情,要是身在古代,可以一夫多妻制,可现在这个社会一男众女的家庭是不会被世俗认可的。  杨微那边一时间静默了,她其实是一个很传统的女性,都是因为我的关系所以一直等候到现在。我以为杨微一定会跟杨倩看法一致,但杨微的回答却令我跌破眼镜。  “倩倩,你不该这么想的,当初我们一致决定让秦跟小漫和奇骏相认的,现在你又反悔了么?爱一个人就应该无私的奉献不要求回报。小漫已经有了奇骏,我们忍心让她们分开么?”杨微说完后,声音都有点哽塞了。  “更何况我这辈子都是不会爱上别的男人了,秦就是我的唯一,如果你有别的想法我不会阻止,但请你也不要干涉我的决定。”  杨微才说完,杨倩就鼓掌了,听得我一愣一愣的。  “哈哈,你真是我的好妹妹,我们想到一块去了,刚其实我心里是有疑问的,但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坦然多了,从今以后我们一同帮助秦照顾奇骏,他也是我们的儿子。呵呵。”“恩,奇骏也是我们的儿子,我们好好待他。”二女一起说。  听到这里,我眼睛都湿润了,忍不住的叹息自己真的走狗屎运能拥有如此好的女人。  晚上我回到了家里,余婷还在等着我,我想起了她妈妈和冷颜玉的话,于是决定找她谈一谈。  “秦,怎么了?怎么发呆?来吃水果。”余婷走到我身边,我正想着如何跟她开口呢,她用牙签挑着一个水果递过来我嘴边。  我张嘴咬下,“真甜,怎么这平凡的水果经过美女的手这么一切一洗就变得格外好吃了呢?”  “讨厌,油嘴滑舌的,不跟你说了。”余婷娇笑着打了我一下。我见时机成熟了,她现在心情还不错,所以赶紧把要说的话在腹中打了个底稿,然后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你看你都出来这么久了,家里人肯定也想念你。要不这么着,整好我这几天要出去一趟远门,三四天才回来,不如你先回你家,你看可好?”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余婷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接着又笑道,“干嘛赶我走?是不是想金屋藏娇啊?我走了后,你又接一美女进来住,我可不干,谁都别想强占我的地盘。”这丫头,是想赖着不走了?  我心里纠结的不行,虽然美女在旁是风光无限没错,可是现在的处境不允许自己有这份风花雪月的心情啊。我这个时候头都大了,偏余婷还一径的问我,“你上午是不是去见美女了?见完后,想领回家来么?”  “姑奶奶,算我求你了,你先消失几天好么?我是真的有事要去办啊,要不我干嘛骗你啊。你说你在这里我也没什么损失,你还能替我暖床抚慰我寂寞受伤的心灵不是,所以我干嘛赶你走呢。”我都跟她告饶了,就盼着她能放我一马。  “还是觉得不妥,你说实话,为何要我走?说不定看在你是真心为我好的份上我考虑回家去,就不缠着你了。”余婷说的好像多么大义鼎然一样,我心中怄的慌。  “好吧,我老实说了,你妈妈想你回家去,她很惦记你。再说我这里也不安全了,估计这两天对方又会有行动,你在这里我会分心的。”我没有供出冷颜玉吗,她跟余婷的关系我不明朗,所以也不好冒然的说什么。  “哦,是这样啊,那你更不应该赶我走了啊。我都说了我妈妈不打算要我了,她都想离家出走了,还要我回去干嘛?我不回去,绝不。”余婷使劲的耍赖着。  “是啊,如果你妈妈也离家出走了,你爸爸一个人在家,难道不寂寞啊,这个时候你回去陪陪他,也是他唯一的安慰啊。”我赶紧抓住余婷话中的漏洞,努力劝说她。  她仿佛心动了,思考了半响,最后抬起头,“那我再住多一个晚上?”我点了点头。余婷高兴的跳起来,然后在我嘴上飞快的亲了一口,“我洗澡去,你等着啊,一定给你个大大的惊喜。”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惊喜?这个丫头越是相处久了越感觉她像个小孩子般纯真可爱,哪里还有在警局雷厉风行的样子。  我无聊的按着手里的遥控器,这个台换到那个台,也不知道看什么好,现在的电视剧多以偶像剧居多,所以看得索然无味。我正想着,突然面前一阵香风飘过,抬眼一看,天啊,这也太香艳刺激了吧?  余婷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套崭新的睡衣站在我面前,她平时都不是这样穿的啊?这套桃红色的真丝睡衣该死的热火,把余婷身上的完美曲线都表露无遗。  第二天,余婷依依不舍的跟我道别,我帮她把所有的行李都班上了车,然后嘱咐司机送她到家里。余婷走的时候眼睛都红通通的,我硬起了心肠当没有看到,不是这样,她估计都走不了了。  送完余婷走后,我打了电话给王市长,问他是否有空出来见一见。王市长很快就答应了,我们约在咖啡厅见面,这是第一次我们在这么正式的场合聊天了,之所以选人多的地方,也是为了安全着想。  如果去王伯伯家里,担心会给他和家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我现在可是危险分子,不得不小心些。  “王伯伯,您来的很快,我也才刚到一会。”看到王市长过来,我连忙站起身迎道。  “呵呵,路上堵车,来晚了,近来好么?”王伯伯笑着说,他还是那么的慈祥啊。  “还好,虽然有些小事情闹得不愉快,但还是会解决的。”我说道。  “哦,那就好,小漫跟奇骏呢?今天怎么没一起过来?”王伯伯老念叨着奇骏,他是很喜欢这个孩子的。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好,告诉他奇骏在医院,他肯定会担心的。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瞒着他,于是说道,“这孩子最近犯困,我刚出来时他都睡着了。不过他可一直吵着要去王爷爷家吃好吃的菜呢。呵呵。”  “哈哈,那就好,过几日带他过来,我让你王伯母做你们最爱吃的菜啊。对了你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呢?”王伯伯开心的说道。  “哦,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这个夏敬天倒台后他的所有家产是不是被充公了?”我想知道夏敬天是不是还有小金库,或者二股东给了他什么别的好处,让他没有公开他的罪过。  “他被枪毙后所有家产都充公了,没留一分钱,他住的房子也拍卖了,应该没有任何遗漏了,你怎么想起问这些了呢?”  “我也是随便问问的,只是觉得这个贪官应该是搜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如果不能全部都还给国家和人民就太可惜了。”我敷衍道。  不能让王伯伯知道我的真正目的,他可一向都是嫉恶如仇的,上次好不容易拜托他高抬贵手放过龙华集团一马的,现在事情也还没有眉目,暂时不要声张的好。  “可怜了他的家人了,其实本是罪不至家人的,他一被判刑,连带家人孩子都受牵连,房子也充公了,只能睡大街上,亲戚朋友都嫌弃她们,没有人愿意帮助一把。后来听说是夏敬天的一个朋友收留了他的家人,并且还买了房子给她们住。”  听了王伯伯的话,我心里的疑惑更深了,夏敬天一倒台,他的那些什么狐朋狗友没被牵连的巴不得赶紧扯清关系,怎么会去接济他家人呢。被牵连的更不用说了,连自己家人估计有没余力照料了。  所以我急着想知道是谁这么好心又跟夏敬天是有关系的,我问道,“王伯伯,您知道是谁收留了夏敬天的家人么?”  王伯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对方很神秘,一直没透漏姓名,只说是夏敬天认识很久的一位老朋友了。不过人家既然愿意伸出援助之手,我们也不能多家干涉了。”  我点了点头,知道王伯伯所知也有限,今天总算是探得了事情的一点眉目了。这个神秘的人物绝对跟夏敬天犯的罪过有密切的关系,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如果不是这样,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助夏敬天一家人呢。  说不定这个人还是夏敬天没有供出来的人员之一,有可能夏敬天以这个为要挟要求他照顾他的家人也说不定,有没有可能这个人就是二股东呢?  “对了,天穷,你说你最近遇到麻烦了,是什么事啊,看王伯伯能不能帮忙?”王伯伯很关心我的境况。  “没什么,就是想自己出来做,成立一个公司,只是不知道从何处下手好。”我故意掩饰了最近遭到黑社会通杀的事情,尽量捡轻松点的说,老人家年纪大,可经不得吓得。  “哦,是这样啊,我建议你最好是从国家扶持的产业开始下手,毕竟你根基浅,比如绿色能源,环保之类。做这些行业政府会给予一定的支持和帮助的,对你个人是很有利的,这只是我的个人意见,你考虑看看。”王伯伯的话确实很有点道理。  我心念一动,准备过几天等这个事情过去了,就找杨微她们商量去。  跟王市长谈完后,我立马就给丁亮打了电话,请他一定帮忙查一下夏敬天的家人是被谁收留的事情,丁亮在电话那边承诺很快给我消息。  我没有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对我展开了第二波攻击,挂完丁亮的电话我见天色还早,就沿着小河边散步前行。突然迎面两个大汉一左一右朝我快步走来,我起了疑心,因为对方的步伐明显很有力,绝对是有功夫底子的。  我全身心都戒备起来,然后凝神关注在两侧,果然,他们才刚跟我擦肩的功夫,就见两道寒光一闪,居然一左一右的向我刺来。我心里一惊,干净脚尖点地,一跃而起,总算是从他们头顶越过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