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公室极乐宝鉴111

我低下头,不知道要跟他们说些什么,难道说我在窗口看到一个白影所以追出去,只怕他们会认为我是无稽之谈吧。所以,我干脆闭口,然后问他们事情发展如何。  “别提了,不知道多痛快,没有想到这招还真的管用,估计以后都没人敢上我身了吧,我真的是解放了,哈哈。”丁亮大笑道。  “那得感谢我们家敏敏啊,没有她,你能如此的逍遥快活啊,还不谢谢人及爱。”  “不了,秦哥哥,刚丁亮哥哥已经跟我道过谢了,也没做什么事,就是举手之劳而已,我还担心演砸了就麻烦了呢。”王敏吐了下小小的粉舌头,然后嘟着嘴说。  “呵呵,总之要谢谢你们两个人,走,今晚我请你们吃好吃的去。”丁亮豪气大发的看着我们说。  “有饭蹭?真是太好了,我要吃西餐和牛排啊,”王敏这小脑袋瓜里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反正是高兴的很,据然要吃西餐和牛排。  天,真是要了我的命了,本来我对西餐就过敏,特别是那一块小小的牛排。吃牛排也很有讲究,不能太老了,也不能太嫩了,要几分熟最好。我这可没有经验,而且我也不喜欢用刀叉和小刀切着吃。  所以等到在西餐厅坐下,王敏体贴的为我和丁亮一人点了一个七分熟的牛排,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一顿肯定吃的我食不知味。果然没过多久,侍者把牛排端上来了,我一看,妈呀,这都啥牛排啊,全都是学淋淋的。  不知道是不是晕车的人都晕血,我还真有点头晕了,这都还没开始吃呢。只见王敏这丫头居然一口咬住一块牛排使劲的拉扯起来,那一丝丝的血线看的我心里反胃只想吐。  这个丫头比我厉害多了,她舍弃了那斯文的刀子,干脆用咬的,我仿佛能闻到她嘴里传出来的血腥味。丁亮估计也不常来西餐厅,他也是看着眼前的牛排在发呆。  “吃啊,秦哥哥,丁亮哥哥,你们怎么不吃呢?可好吃了,男人要多吃牛排,才补身体。”我听了她的话,差点没吐血,什么叫男人要多吃牛排补身体?要补也是牛鞭吧,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丁亮也瞪着她没说话。  我这厢不愿意再看到王敏与这个血淋淋的牛排继续奋斗的残忍场面,便转而四处无聊的望着。突然我又看到了秦羽墨的身影,这次不会错了,她优雅的背对着我坐在靠左手门边的位置,她的对面赫然坐着的是她老公冯俊伟?  他们又走到一起了?哦对了,他们是夫妻当然应该在一起了,我暗笑自己的少见多怪,说不定人家早就把你忘光光了,我这厢却还在惦记着不放。  看她们现在其乐融融的样子哪还有半点那天的剑拔弩张,或许那天也只是小夫妻之间闹闹别扭吧。  我一方面这么想着的时候,心里却还是别扭着,老忍不住拿眼睛去瞟对方的状况。“秦哥哥,你在看什么?那里有美女么?”王敏也好奇的顺着我视线看过来。  “乱说,你秦哥哥身边有杨氏三美女,其她什么美女算什么啊,是不是,秦?”丁亮正跟我说着话,突然发现没有人回应他,也奇怪的抬眼看了下我。  于是三个人三双眼睛都刷刷的向秦羽墨的方向看去,王敏和丁亮是单纯的好奇,我则是满腹疑虑。大约是感应到了背后有如此强大的阵场在注视,秦羽墨突然回过头朝我们的方向快速的看了一眼,然后我看到了她眼中的焦虑。  “哇美女,秦,你怎么每次都这么好眼光啊,单看背影就知道人家是美女了?”丁亮此时对我的敬仰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秦哥哥,这个姐姐很漂亮啊,气质真的像仙女,比微微姐姐还要美上几分呢,”王敏是真心的夸赞道。  呵呵,我何尝不知道呢,就因为她的美丽和神秘我都沉迷了几个月了,真希望可以快一点揭开她的庐山真面目啊。  秦羽墨美的是气质和那双能温柔死人的眼睛,此刻这双眼睛正透露一种焦急的信息给我,我的心又忍不住开始蠢蠢欲动了。我知道她需要帮忙,因为她的对面赫然坐着的是冯俊伟。  这个男人我已不不可能再陌生了,经过那此见面后,我在百度里搜索了下他的名字,居然出来篇幅长达十几页的个人资料。  他算是商界的一个神话,之前一直是在美国经营他的事业,直到一年前才转战国内。可就是短短的一年时间,他在吞并了几个小公司后迅速做大起来,他的飞鸿实业在业界也是数一数二的公司。  只是奇怪的他本人很低调,我搜索到的除了他是飞鸿实业的执行董事长外,其他一概不知。他的私生活更加没有一点迹象可寻,我算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亲人唯一最接近他的吧。  他从不曾参加任何的记者采访会,杂志封面也没有他的身影,他并不是长相不出众,这一点我已经深刻意识到,他几乎跟我差不多帅气程度。而且他的身高比之我更挺拔点,我不得不承认。  那么是什么让他一再的在人前这么的低调呢?他或者就是一个比较低调的大人物,低调到我想再多调查点有关他的事情都不可能。我想知道的,他是否真的结婚了,他的老婆是不是秦羽墨。  今天再见秦羽墨,她似乎更忧郁了,淡淡的峨眉微扫,轻轻的皱起来,她的脸色很苍白。而冯俊伟却仍是那么的意气风发,坐在秦羽墨的对面是那么的高傲不可一世,秦羽墨在他面前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我看到冯俊伟突然不知道说了什么话,然后秦羽墨蒙住脸伤心的哭起来,可这个该死的男人并没有怜香惜玉,他反而双手抱胸,兴味盎然的看着秦羽墨。  我忍不住的站起来,为了心目中的那双焦虑的双眼,也为了曾经在怀抱中短暂的拥抱,我不能坐视不理。丁亮和王敏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都转过头来看着我。  “你怎么了?到哪去?”丁亮还没说完,我已经冲斜对面那桌走去,我的步伐坚定有力,我相信这次一定不会让她受苦了,我要解救她于水火之中。  “羽墨,我们又见面了,你好么?”我站在这个美丽的女人面前,深情款款的说,我没有看冯俊伟,但已然感觉到两道灼热的视线傲慢而惊奇的向我射来。  “啊,你好,我还好,你过来了?”秦羽墨明显的感到惊讶,她可能不相信这个时候会有人过来她这边为她解围。她希冀的眼神深深的看着我,我的心都被她的眼神融化,再也不是本来的自己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忍不住伸出手去放在她的肩膀上,“别担心,我会帮你的。”我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侧边一阵阴风袭来,这个动作我是再熟悉不过了,我微微一侧,就躲过了这一袭击。  这个男人的实力不可小觑,应该也是同道中人,一个商人有这等身手也不简单了,我心里暗叹。在躲过袭击的同时,我也顺势把秦羽墨拉起来揽入怀中,美人再次入怀的感觉让我很满足,我的嘴角禁不住勾起了淡淡的微笑。  此时丁亮和王敏已赶过来了,他们很惊慌的看着这一切。冯俊伟没有再攻击我,高手过招一招就可以知对方深底,他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所以沉默的盯着我,丁亮的一句话打破了这个沉默的气氛。  “这事怎么回事?天穷,要不要我帮忙?”丁亮这个警察真不合格,关键时刻他居然公私不分,不问清楚缘由,就问我要不要他帮助。呵呵,不过我心里确实暖了一把,这样的兄弟才是真的,危难时刻见真情。  王敏也没闲着,她摆开架势拦在我面前,仿若老鹰护小鸡一样把我和秦羽墨护在身后。我失笑的摇了摇头,这丫头真是纯的可爱。  “丁亮,没事,只是看到认识的老朋友,过来打个招呼。”我淡定的说道,冯俊伟闻言更是怒气冲冠,只差没有扑过来把秦羽墨抢过去了。  丁亮见到此情况,大概也明白了是因为我怀中的美人才起的争执,他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然后掏出怀中的牌,冲对面的冯俊伟说,“警察办案,请配合,”  “警察?你跟他一伙,还谈何办案,给你们余局打电话,此事如何解决。”冯俊伟已然恢复了平静的外表,他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然后傲慢的说道。  余局?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一上来就叫警察局局长的名字,难道他跟余局长交情很好?亦或是他们有什么关系?我和丁亮对视一眼,都没有轻易的开口说话。  王敏忍不住了,“你算老几,敢叫警察局局长跟你说话,再说了,你现在打人是你没理在先,你划个道吧,要么我们两单挑,要么你挑我们三。”  听了王敏的话,我和丁亮差点没笑出声来,这小妮子敢情是对自己的功夫没把握,想打群架啊?还一挑三呢,我怀里的秦羽墨大约是感染了我的笑意,也慢慢恢复了平静的神情。  “带我走,让我跟你走,不要把我留下……”她再一次的抓紧了我的衣襟,祈求的眼神看着我。  我低着头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忍不住点了点头。看了冯俊伟一眼,他丝毫不为王敏的话而分心,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这估计是场硬仗,对方如此的冷静是我未料到的,他不是应该怒气冲冲的跟我干一架么,这样我还可以把他打趴下,然后理直气壮的把秦羽墨带走。可现下的情况,我该如何办?  突然我灵机一动,要刺激这个男人就必须利用他的弱点,他的弱点大概是秦羽墨了,我微微推开了她的身子,然后在她不解的眼神中,深深的吻上了她的香唇。  我本欲浅尝辄止就可的,谁知道她红唇里的甜蜜却让我欲罢不能,我几乎沉溺其中不可自拔,就在我们吻得难舍难分之际。当然是我吻秦羽墨,她只是被动的回应着。  这个时候一股掌风在身后袭来,我暗自一笑,他终究是忍不住了。我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还是把全副精神集中在跟秦羽墨的亲吻上,她的甜美真是该死的诱惑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