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公室极乐宝鉴201

守株待兔一向不是我的作风,唯有主动出击才能挣得主动权,一旦有了主动权,所有的事情就都变得容易多了。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这个黑色的遥控器了,只要打开它,就能知道发生在这里的所有内幕。  我毫不犹豫的按了开关,只见此刻的画面正是游乐场内的所有显眼的角落,包括各个出口。由于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游乐场内早已没有了游玩的人群,游乐场四处静悄悄的,连鸟儿啼叫的声音都听得到。  我看了一下遥控器的开关按钮,然后让画面倒退到昨天游乐场关闭的时间。我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不外乎,游乐场的所有安全措施工作人员都会在下班后检查完毕,然后第二天才允许放行的。  而奇骏是在今天玩木马的时候受了伤,也就是说这个人如果想下手也是在昨天下班之后。我仔细浏览了一遍每个角落的画面,可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情况,这又是怎么回事?居然没有一个有迹可循的目标。  突然我脑海里灵机移动,想起了我刚进来游乐场那个被我稍微用力就掰断的木马。也就是说这个木马是在奇骏摔下来后重新被固定安装好的,但我过去的时候木马又开始松动了,这说明了安装木马的工人并没有固定好。  如果不是我使了点劲把这个木马扯了下来,那么受伤的将会是下一个小孩子。这个幕后黑手的目的就在于此,所以我必须找到我们跟奇骏离开后,有几个人接触了这个木马。  事情的真相永远都只有一个,现在这个答案就要呼之欲出了,我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和激动。把画面跳转到上午我们离开游乐场的时间,正好是十一点左右,我盯着画面慢慢的浏览起来。  在我们三人离开后,现场开始有点骚动,然后一个有点微胖的中年人在几个人属下的陪同下来到了奇骏摔到的地方。他指手画脚的吩咐手下做事,立马便有几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来到了木马周围。  然后我见到两个穿着工作服的员工蹲下来仔细检查了木马的配套装置,突然他们的面色微变,然后互相交头接耳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个摄像装置就是这点不好,只能看到人影,听不到说话的声音。  但我看出他们的神情凝重,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难道是这个木马的意外摔落让工作人员也看出了端倪?我禁不住的多看了这两个工作人员一眼,然后还放大了镜头停下来观察他们的面容特征。  我注意到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工作人员嘴角边有一颗大痣,大约三十来岁,一看就是一个有福气的人,这个人我记住了。边上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头发有点斑白,这个人长相很平凡,没有什么特征,估计走人堆里我一定认不出来。  我看到二人先是低下头来互相说了几句话,然后那个鸭舌帽的男人站起来把木马搬到了原来的位置,旁边的中年男人就开始忙着上螺丝之类的东西固定好。做完了这一切,两人又再次检查了下装置,发现没有丝毫松动后,就离开了。  这个时候我留意到那个微胖的中年男人和几个属下又来到了这里,然后他的胖手也在木马身上摇动了几下,但木马丝毫不动。这一段我看得很仔细,此刻的情景和之前两个工作人员检查装置是一样的,木马绝对是完好无缺的。  但为何在我把手放在木马身上的时候,它就开始摇动了呢?那么只能证明在这之后又有人来碰触过这个木马。想到这里我心情禁不住更激动了,感觉答案就在我眼前呼之欲出了。  我开始凝神往后面看去,但直到摄像镜头的录影播放完毕,我看到自己出现在游乐场的身影,然后是我的手放在了木马上,接着木马倒下来了。直到这个时候我都没有发现有任何可疑的人接触过这个地方。  所以我现在也毫不怀疑的知道在我进来这间房子之前,茹小媚也在观看这个录影,所以她才肯定的给我打了电话让我进她房间来。只是她在观看这段录影时估计也和我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故刚刚才没有告诉于我知道。  但我们两人心里现在都认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游乐场的确是有人捣鬼,而且这个人的手段之高明,的确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  人生就像一截木头,或者熊熊燃烧,或者慢慢腐烂,我不愿意让自己的人生就这么晦暗下去。虽然奇骏的安危是暂时稳定了,但是作为奇骏的父亲,作为一个有责任心和爱心的男人,我都不会让这个事情再次发生。  所以我还是采取了守株待兔的方式,准备这几日都窝在这个小房子里,仔细监察外面的一举一动。我的这个心念才只不过微微浮现,还没有来得及真正下决定时,茹小媚突然醒了。  “你看完了?有什么感想?”茹小媚轻轻一笑,慵懒的神情看着我。  我有点错愕,居然被她看见了我背着她进行的动作,但丝毫没有心虚,毕竟这也是为她游乐场做事呢。  “你不也看了,你有什么想法呢?”我也反问她,对这样的女人就要以其人之态还治其人之身。  “没什么,不过有一点我估计跟你相同,这几天我是打算窝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了,就陪你做对野鸳鸯,天天缠绵,如何?”这个女人的媚态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施展出来,这句话让我的心脏急剧的跳动了好几下。  我当然不会相信她心里真是这么想的,这丫的估计跟我想到一块去了,希望能借着这块宝地打探到更多的信息。她肯定也是不甘于被幕后黑手利用的,不能充当了人家的炮火还不自知。  所以我暗自一笑,然后说,“如果你想找我帮手,就直说,我不喜欢暧昧的一套。”  “哟,看来你真是转性了,我记得你以前挺喜欢跟女人周旋的嘛,怎么有了儿子和老婆之后就真的变了?”  “以前?你认识我多久?你之前就知道我?”我觉得茹小媚话里有话,忍不住追问。  她微微掠了下头发,动作妩媚动人,“没什么,就是一些小事罢了,也不是很久前,大概是你在龙华集团的时候吧。”茹小媚的话看似漫不经心,但却把我吓了一跳,这个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在龙华,我认识你么?我记得从来没有见过你啊。”我惊讶的表情估计此刻都能上电视了,太夸张了。因为我的心里确实是感到震惊的,虽然不知道茹小媚是怎么认识我的,但我确定没有见过她。  “你当然没见过我,我其实也没见过你,但一早听说过你罢了,你真的想知道为何我会知道你?”这丫的不会是在跟我玩绕口令吧?这话说的我头都大了。  “不要卖关子了,你直接点说吧,我没那么好的耐性。”现在确实是感到有点烦了,她还这样老绕着弯子说话。  “许亮,你还记得么?”茹小媚的话无疑于一个炸弹,把我惊呆在当地做不得声。  许亮?这真是一个尘封在记忆深处已经满是尘埃的名字了。而且我差不多都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如果不是茹小媚在这个时候提起来,我都忘记自己曾经在龙华集团也做过一些丰功伟业的事迹。  想起那会跟张一顺,陈素莹二人的友情,为了抓住偷企划案的贼子,三人一起就着泡面躲在桌台下的情景。仿佛这一幕就发生在昨天,有的事情要么不想,一旦回忆起来感触颇深。  只是想不到我和陈素莹会走到今天几乎形同陌路的状态,满以为两人虽然不是那种情侣关系,至少也能做朋友的,真是可惜可叹。我和张一顺倒还是老样子,有的时候同性之间的感情往往比异性来的单纯,而且更持久些。  想起陈素莹,不禁又想到了那个可爱的小男孩,那么可怜兮兮的表情,让人心痛。我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才见过两次面的男孩子这么上心,但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的。  “你在想什么?是不是有点眉目了?”茹小媚见我独自发呆,忍不住提醒了我一下。  “哦,没有什么,”我恍如梦初醒,赶忙摸了一把脸,让自己精神看起来振奋些。“对了,你怎么提到许亮了?”  “他是我爸爸的老下属”突然茹小媚淡淡的说。  这又是一个晴天霹雳,把我震惊当场了,我万万没有想到许亮跟茹小媚还有这样纠葛的关系。许亮如果是茹小媚爸爸公司的人,那么他的行为也就解释的通了。他那晚被我们抓住偷企划案,我们一直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  毕竟许亮在龙华集团也不少日子了,其实只要他再忍耐一段日子,绝对会有所突出表现的,可以说他在龙华集团的前途也是客观的。我当时是想不到他为何会背着公司暗地里做这么下贱的勾当。  然后在那晚看到了跟许亮接头的人就开始疑是二股东的背影,因为那个黑衣人的身材跟二股东的很像。可现在看来,那晚跟许亮接头的其实另有其人,而这个人应该还是茹小媚的人。  “你为什么这么做?窃取商业机密是要坐牢的,你值得这么冒险么?”我质问她,其实更多的是心痛,在一个刚发生过性关系的漂亮女人身上发现这么黑暗的一幕,叫我如何不感到恶心。  我更惊讶的是,她为何现在告诉我这些事,难道她就不担心我会把她的事情告发上去,让她蹲大牢?可看着她轻松自如的表情,我又有些泄气了,这个女子真是迷一般的人物。  “你先别问我这些,我只问你一件事,你看到跟许亮接头的人是何许人么?”茹小媚的神情变得很严肃,突然激动的跟我说。  啊?这是什么状况?刚我还在猜想跟许亮接头的黑衣人是她这边的亲信,怎么这回她倒是反问我了。“我没看清,不过他不是你这边派去的人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茹小媚站起身来,绕着房子转了一圈,神情有些焦灼不安。她突然停了下来,深呼吸了一口气,像是做了巨大的决定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