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小院秋夜

 嫂子嫁入我家那天,已是入秋,天晴的像蓝色的琉璃,大朵的白云舒卷其上,却未曾遮住太阳。 那时,我正在准备在院子里放炮,原本我的任务是去‘压车’的,后来被叔叔家的小崽子顶替了。婚车到了,我点燃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鞭炮,便捂著耳朵跑开了。炮竹声响成一片,在地面泛起了厚厚的一层青烟。 我透过人群,看着大哥打开车门,把嫂子从车上抱出来。她并没有像别家新娘那样穿着白婚纱,而是顶着盖头,一身地道的中国礼服,红红艳艳,像一团燃烧的火。 忽然,一阵大风,吹散了爆竹的青烟,也吹飞了嫂子的盖头。那盖头直直的飞起,挂在院子里的大杏树上,所有人都仰头看着它,我却看着嫂子。 她长得并不像大哥说的那么美,只是眼睛大一些而已,我那时心里想。 “喜儿,还愣著干什么,快上去摘下来!”大哥对我喊完,我才回过神来,脸上不由一红。 那棵树我常上,几下就到了树冠,摘下那顶盖头,叼在嘴里,又飞快的爬下来,把它递给嫂子。 看着被我最咬住的那一块湿渍,大哥皱眉骂道:“臭小子,脏不脏呀你!”大家一阵哄笑,嫂子却大方接过,盖在自己的头上。 大哥抱着嫂子继续前进,嫂子忽然把盖头掀起个缝隙,微笑的对我眨了个眼,“谢谢,喜儿。” 婚礼开始后,嫂子叫了声妈,得了红包,我叫了声嫂子,居然也得了一个红包。母亲很高兴,脸上像开了花,大家都知道,这些年母亲独自一人养大哥哥和我有多么艰难。 晚上,宾客散尽,累了一天,终于可以休息了。 而我,则躲在大哥的婚床下。 灯熄了,屋子里却还有一对红烛,那个是要燃上一个昼夜不可熄灭的。 我开始听到一阵阵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 “青,累吗,我给你洗脚吧。”大哥温柔地说。 嫂子轻轻地答应了,于是一双白嫩美丽的脚垂落床边。 大哥用他的大手握著嫂子的脚,轻轻的洗著,极尽温柔。洗完,擦净,他还在那脚上亲了一下,惹得嫂子咯咯直笑。 床簧咯吱一响,两个人都上了床,我的眼前空了。 “青,你的乳房好大呀。” “大吗?你给我舔舔。” “嗯……” “揉着那个……” 亲吻的“啵啵”声和嫂子吃吃的笑声传入我的耳朵,我想,大哥不是饿了在吃奶吧。 “下面也舔舔,舔屄那儿。”嫂子细声的说。 “骚货。” “洗了,不骚。” “人骚……”接着是一阵小狗喝水般的声音,想必是大哥真的在舔嫂子尿尿的地方,而嫂子却不笑了,换成低低的呻吟。 我纳闷,叫什么哪?痛?好奇的我壮著胆子向外挪了挪头,居然从衣柜的立镜上看到床上的情景。 嫂子雪白的身子躺在床上,双手揉摸著自己两个丰满的乳房,那雪白柔软的肉儿在她的小手里变形摇晃。我想,大哥就是爱吹牛,也不是很大嘛,比母亲的还差一些呢。 “伸到里面,里面痒。”嫂子细声道。   “嗯,看我的!”大哥趴在嫂子曲起的腿间,摇著脑袋卖力的舔弄,惹得她又是一阵呻吟。 原来女人尿尿的地方是会痒的,可是用手挠挠不就好了吗,干嘛要用舔的呢,我想。 “看看,湿了吗?”嫂子道。 大哥起身,唇角还湿漉漉的,“怎么可能不湿?”他把手伸到嫂子下体,抠弄几下,“我感觉,你下面的小嘴再咬我呢。看--”手指从她的下体抽出,指尖上一片晶莹,似乎还有粘稠。 “讨厌……”嫂子娇声道:“……那来吧!” 大哥跪在嫂子两腿间,用手揉搓着他的阴茎,红紫的龟头在它的手中弹跳几下,大的让我吃惊,“啊,真紧。”阴茎在一个我无法看见的角度插到了嫂子的体内。 “轻点,……”嫂子的雪白浑圆的大腿一抖,“痛……” “好,我轻点。”大哥很听话,臀部缓缓的抽插,慢慢的磨动。 “嗯……嗯……” “舒服些了吗?” “嗯……差不多了……” “那我要开始干你了?” “好……”嫂子扭了扭身子,抱住了大哥的背。大哥双手揉着她的乳房,用嘴亲吻她的脖子,紧绷的屁股急速的起落,“啪啪啪”肉体相撞的脆响不断传进我的耳朵。 我在床下不由一惊,猛的明白,他们所做的事儿一定就是‘肏屄’了。一想这,自己的阴茎也噌的一下硬了起来,顶在地面上。 “哦……哦……!青,你的阴道又热又软,舒服……”大哥在嫂子的耳畔边干边说,臀部摆动的越来越快。 “啊……你也好热……对,就是那里!”嫂子忽然叫道。 “这么?”大哥忽然放慢了动作,将二人的下体紧紧贴住,用力的磨顶。 “啊!对对……好爽,我要流水了……”嫂子闭着眼睛,更大声的呻吟。 “小点声,别让我妈他们听见……”哥哥小心地道。 “啊……不行,憋著难受啊。”嫂子轻喘道,“听不见吧,这么远。” 大哥想了想,“听见就听见吧,不就这点事儿嘛。”说罢把嫂子的双腿抬起,架在胳膊上,阴茎继续开始抽插,而那肉袋也随着这动作,一下下的撞在嫂子雪白的屁股上,“啪啪”的声响再次响起,还伴随了“啾啾唧唧”的水声。 “我干--我干--”大哥也低吼起来,每一次几乎都是全部抽出,再狠狠地全部没入,干的嫂子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的大声呻吟。 “啊……使劲,使劲……” “我操……” 床剧烈的震动着,我在下面祈祷着他们能轻一点,不要把床弄塌把我砸死。 “啊……快点……要来了……” “来吧!”哥哥的动作更加快速了,我都有些看不清那交合的地方。而且,要来了?什么要来了?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嫂子的身子忽然一抽,发出一声长叹,“啊--好爽。” “你来了?”大哥也紧紧地干了几下,猛地拔出阴茎,“呃”的一声,一股白浊的液体从里射出,落在嫂子白锦般的肚皮上。 大哥和嫂子已经睡着了,两个人都泛起了轻轻的鼾声。我身体麻木,小心努力的扭扭身子,从他们的床下爬出来。 嫂子趴在大哥的臂弯里,睡的香甜,脸上仍有红晕,绣著鸳鸯图案的红被未掩住她雪白的肩膀,让那块地方在烛光下显得晃眼。 我小心的从他们的厢房溜了出来,步子极轻,踩院子里的落叶回到正房,小心地关好门,再进卧室。 母亲背对着门口,静静的侧着。 “妈,睡着了吗?”我贴在母亲的耳边问。 母亲转过身,看着我,“没被发现吧?” 我钻进母亲温暖的被窝,把冰凉的手放到母亲的腰上,“没有,要是被发现我定是被大哥踢出来的。” “当初你小叔藏在我和你爸的床下,就是被你爸踢出去的。”母亲笑着问,“有趣吗?” 我想了想,“嗯,也不是很有趣,不过他们俩玩的到是很开心的。” “他俩怎么玩的呀?”母亲一件件的帮我把衣服脱掉,看似随意的问。 “嗯,大哥先是给嫂子洗脚了。” 母亲轻笑,“你大哥都没给我洗过脚的,却给媳妇洗脚,真是……。” 我忙道,“妈,以后我给你洗脚。” “先谢谢你。”母亲捏捏我的鼻子,“接着说,然后呢。” “后来他们上床就看不到了,不过听着,好像大哥在舔嫂子尿尿那儿。” “什么?”母亲有些吃惊,“这样的事儿你大哥也做?” “是嫂子让他舔的,后来我从镜子里看见,大哥还把手指伸进去,还说被嫂子咬了。”我想了想,“妈,女人尿尿的地方也可以咬人吗?” “不知道,继续说。” “再后来,大哥就把他的‘小弟’……不是我哦,是那个,也不是‘小弟’,还是挺大的,像个大蘑菇……” “说后面。” “大哥就把小弟插到嫂子下面去了,跟打架似的,一下一下的插个不停。” “然后呢?” “然后嫂子就叫啊,大哥不让她叫,她说憋著难受。她叫的那么大声,娘你一定听见了吧?” “嗯,听见了。嗯……嗯啊……”母亲也轻轻的喘著,呼出来的气吹在我的脸上痒痒的,我把头埋进母亲的怀里,“妈,你学的很像。” “像吗?嗯啊……啊……” 我听着母亲的轻轻的呻吟,阴茎又挺了起来,贴在母亲丰润的大腿上,那感觉,自然比刚刚顶着地面舒服百倍。 “继续说说你大哥怎么插你嫂子的。”母亲喘道。 “嗯。大哥一边插一边摸嫂子的乳房。”我认真地道,“妈,大哥说嫂子的乳房大,但是我觉的也没有你的大。” “是吗?你学学你大哥是怎么摸的。” 我依言把手伸到母亲的小衣里,捧着她的柔软的乳房,如大哥那般揉弄,惹得母亲一阵哆嗦,“他就是这样一边玩一边插嫂子的。” “是吗?”母亲轻喘著道。 我努力的回忆著大哥动作,以使自己的手法更多样一些,母亲在我的揉弄下如嫂子那般轻声的呻吟。揉着揉着,我忽觉有异,把左手向母亲的下身摸去。 “妈,你在摸尿尿的地方呀。” “我,我下面有点痒。”母亲有些慌张地道。 “我帮你挠。挠挠就好了。”说著话把手伸到母亲的内裤里,母亲想向后躲,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母亲的手还在里面,和那柔软的肉儿一样,都是濡湿的,丝丝毛发也粘在一起,就像暴雨后的草地。 “喜儿……” “妈,我帮你挠,你可不要咬我呀。”我的手指只是轻轻一划,就已落入母亲那湿热的阴道之间,一圈嫩肉立即将我的手指裹住。 “妈,还痒吗?”我一下一下的挠著,发出大哥和嫂子那时的唧唧水响。 “再挠挠,快点。”母亲紧紧的搂住我,丰满的身子不住颤抖。 “好点了吗?”我努力的扣弄。 “嗯嗯……好,嗯嗯……舒服……”母亲把腿抬的很高,以方便我的动作,将被窝支的像个帐篷。 我快速的动作著,手指插的更深,手掌则一下下的拍在母亲的阴阜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啊……喜儿,喜儿……” “妈?” “别停!呃--啊--”母亲猛地一挺,忽然大声叫了出来。 我这一下几乎被母亲搂的喘不上气来,而那还在阴道里的手指也被次次的收缩裹住,动弹不得。 过了半分有余,母亲才放松过来,身子不再僵硬,反似失去骨头一般,软瘫在床上,缓缓的喘气。 “不痒了吧?”我问。 “嗯。” 我抽出手指,感觉到一股粘热的水儿也随着流了出来,母亲连忙用内裤摀住,拭擦干净,抬起屁股把内裤褪了下来,放到一边,伸手到床头柜里找干净的内裤。 “妈,你刚才是不是‘来了’?”我好奇地问。 母亲愣了一下,而后似乎是点了点头。屋子里很暗,我看不清母亲的表情,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母亲的脸,定是一片潮红的。 嫂子结婚的第二天,一大早,天就阴了下来,像泼了浓墨,随时都可能滴下雨来。 母亲说,这是她日子选得好,若是昨天阴了,那便不美。 吃过早饭,她又带着我们几个去看父亲,那块坟地在离家不远的半山腰。不时刮起的风儿冰冷,迫的我把手都塞进袖筒里。 母亲手中的火机闪了几下,纸钱终于燃烧起来,泛起的青烟袅然而起,飞向天空,融入那阴沉的底色之中。 嫂子也如大哥和我一般,跪在父亲的坟前,看着母亲给父亲斟酒,烧纸,说家里的事情。 每次回忆此时,我都会佩服嫂子的得体大方。她即没有倨傲不恭,也没有故作姿态,只是在她平静的脸上自然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也许就是从那时,我才发现,嫂子真的是很美的。 又到夜里,秋风吹动院子里的落叶沙沙作响,透过这沙沙声,厢房里又传来昨夜那销魂彻骨的呻吟声。 “妈,你听,什么声儿呀?”我停下笔,小声地问。 “不知道,野猫叫吧。”母亲背对着我,只给一个起伏的背影。 “不是吧!”我又侧耳听听,“好像是大哥和嫂子又在肏屄吧……” “不许胡说,好好写你的作业。”母亲转过头来瞪我一眼。 “我没胡说呀!”我急道,“你听……嫂子还说让大哥从后面肏呢,你听不到吗?” “听不到!”母亲又转过去,把头蒙在被子里,不再理我。 我合上课本,把笔一扔,几下便脱光衣服,关灯钻进母亲的被窝,摇摇她的身子,“妈,你再听听嘛,他们叫这么大声……” 她有些恼了,“我数到三,再不睡觉就给我滚到地上站着去。” 我忙道:“不用数,我睡觉。” 屋内顿时安静下来,可嫂子他们欢愉的声音却听的更加清晰。 “啊好……啊啊……庆……” “四百!” “好棒……加油啊……加油……” “我干……” 我从后面抱着母亲,手放在她丰硕的乳房上,贴着她温暖的身子,听着窗外传来的呻吟,渐渐的,渐渐的睡着了。 梦里,一个雪白的人儿坐在床边,招手唤我,“喜儿,来啊,干我……” 我走过去,被她搂在怀里,“来呀,肏屄吧……” 她贴着我的脸柔声细语,吐出来的气似在允吸我的耳垂。 “嫂子?”我大口的喘气,只觉得手下的肌肤光滑且柔不着力。 “来吧,肏屄……”她轻轻一摆,“用力干我……” “我不会。”我羞愧地道。 “你不正在肏吗?”她柔声的道,“啊……好爽……啊啊……” 正在肏?我低头一看,阴茎果然在她的阴处里,一下一下的插著。 “加油……喜儿……” 我顿时感到全身都飘了起来,如置云端,而这感觉不过持续片刻,忽觉阴茎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 我醒来那一刻,母亲也醒了,就在射精的那一刹那。 母亲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立刻翻身跪起,开灯看着我。 我被她盯的有些发毛,身上那股电流涌动般的快感快速的消失了。 “起来。”母亲面无表情地道。 我也跪起身来,发现自己的阴茎还硬挺挺的,从内裤的边缘顶了出来,那嫩红的龟头也突破了包皮现出身型,顶端的小口还有一丝白浊的液体流下。 这是……精子?我突然想到大哥射在嫂子肚皮上得东西,终于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母亲依然一动不动的盯着我,手上还有同样的东西流下。 “我给你擦!”我跳下床去撕了一块卫生纸,抓起母亲的手,刚擦干净,却发现她的屁股上还有更大的一块。 精子浸湿了她素花的内裤,又缓缓流下,粘了大片肌肤。 我伸手刚想去擦,母亲突然把我按在床上,我闭上眼睛忙喊,“对不起妈,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它怎么出来的……别打我!” 等了几秒,母亲并没有打我,我小心地睁开眼睛,发现她只是骑在我的身上,笑着看我。 “喜儿,和我守住一个秘密好吗?” 我咽了口唾沫,点点头,预感有重大的事情要降临了。 母亲低身伏下,凑进我的耳边,呼吸间的热气吹的耳朵发痒。 “我们肏屄吧,喜儿。” “啊……啥?”我惊到下巴都要掉下来。 母亲伏的更低,两个嫩白的巨乳都压到我的身上,几乎涨破小衫跳了出来,“我们肏屄吧,就像你哥和你嫂子那样。” “这……这个……可以吗?”我结结巴巴地道。 “当然可以。”母亲笑的妩媚,“只要我们保守秘密,你能做到吗?” “能。” “好孩子。”母亲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摸着我的身子,慢慢的向下,直到我的下体。 她脱下我的内裤,温柔的抓住我的阴茎,轻轻的撸弄,不过几下,那还是白色的肉棒便挺立起来,嫩红的龟头吐出一点淫露。 母亲的手指轻弹,“喜儿长大了呢。” 我想了想,道:“大吗?大哥比我大得多呢,他那个还长了好多毛毛,很唬人的。” 母亲听了,目光向厢房的方向瞟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些异色。 “怎么了,妈?” 她垂著头,头发遮住了她的脸,“没事儿,我们开始吧。”说话间母亲褪去了她的小衫和内裤,身子完全的展现出来。 一对成熟丰满的乳房硕硕垂著,略肥的腰腹下一片漆黑的茸毛,遮著丰腴腿间的那处神秘。 我有些不知所措,甚至不知道是该睁眼还是闭眼。 “别怕。”母亲轻蹲在我的身上,一手握着我的阴茎在她的肉唇上摩擦,“就好了。” 一股温热湿滑的裹感随着她缓缓的坐下传来,我们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呼,她是因为满足,而我,一半是快感,一半是龟头与包皮间撕裂般的疼痛。 “有点疼……”我小声道。 “别怕,一会儿就好了。”母亲不再理我,开始运动着她的身子,颠起坐下,屁股“啪啪”的撞着我的大腿。 “可是……” “嗯……嗯嗯……舒服呀……”她闭着眼,享受着属于她的快感。 随着她的动作,母亲的阴道里越来越湿,随着那“嗞嗞”的水响,股股淫液流下,我的痛感也很快消失了。 “嗯嗯……真好啊……真好……”她不知疲倦般的做着,疯狂的有些吓人。我低头看着两人交合的地方,那尚现稚嫩的阴茎如置于狂风骤雨之中,被母亲一次次的吐出,再吞入。 “妈,轻点……”我担心地道,“……别弄断了。” 母亲只以手指轻扶我的胸膛,平衡她的身子,那对丰乳夹在她双臂之间,如球儿一般抛上抛下,“没事的喜儿……没事的……喜儿……我的喜儿……” 刚刚还是在梦里的事儿,这么快就成真了,而那还未忘却的别样快感也一波波的重现起来。我伸出双手,去摸她的乳房,摸她的肚皮,摸她的大腿,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一切却又那么陌生。 “嗯嗯……嗯啊……喜儿,妈好舒服……”母亲有些累了,身子又渐渐的伏在我的身上,上下的动作变成前后的摩擦,木榻撞了墙壁,“咚咚”的响。 她的巨乳随着节拍蹭着我的胸膛,那两粒紫色的头儿完全不同于乳肉的柔软,硬硬的,大大的,像在里生了核。 “妈,我也很舒服……”我的双脚忍不住并在一起纠结挣扎,“可是……可是……” “就好了……恩啊……就好了……”母亲把头埋在我的颈边,一下下嘬着我的脖子,“喜儿,我的好喜儿……” 小腹又涌起那股浓烈的集聚感,我拚命忍耐,可是那股感觉却愈发强烈。 “妈,我……”我从牙缝里挤出的话儿刚说了一半,母亲突然“啊”的大叫一声,整个人儿压到了我的身上,那对柔软的豪乳完全将我的脸覆住,几乎让我呼吸立止,而她湿滑阴道里瞬间传来的火热与收缩,才是最致命的。 似电流再次泛起。 “妈……”我挣扎着露出脸来,窘迫地道,“对不起,我又射了……” 母亲微微地喘著,缓缓的抬起头,眼睛里如蒙了雾,脸上则红的像枫树上飘下的叶子。 “笨蛋。”她语气少有的轻柔,柔过她那一刻的身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