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a级视频大香蕉,精品国产自在线拍久久国产av偷拍在线,大香蕉网尹人

首页  »   另类小说  »  继父

「嘿,小宁子,不要走那么快呀。哥们去喝几杯?」放学后,安卡拦住宁路, 搭着他的肩纵恿着。   「放开,不去,今天有事。」宁路冷着脸,拎起书包拂开安卡的手就着校门 走去。低头看看表,该死!那么晚了。回去不知道会不会碰到那个人,该死!该 死!TMD老师废话是多,本来可以早点回去的,还要留下来听那个死老头的一 串废话,美其名是什么为学校更新做贡献,其实还不是要掏学生口袋里的钱?T MD!   「喂!小宁子,你今天很不对喔,和你家那大爷吵架了?」安卡跑着跟在宁 路后面。「喂喂喂,不要不理人啊,还是不是哥们啊!」   「走开!今天没空,要玩去找你马子去,不要来烦我!」看宁路的脸色,实 在是僵硬的彻底,安卡也不想自讨没趣,摸摸鼻子自己走人。「好吧,那等你想 找乐子的时候通知我啊,哥们不是当假的啊,如果真和你家大爷闹翻了,乖几天 就可以了,毕竟他也是为你好嘛……看你那样子……还真象是打算拿刀砍人的样 子呢。我走啦,回去消消火呐!」   ……   踢着石子,眼看着家门就在眼前,可是却怎么也踏不进去。进?不进?进?   不进?妈的!怎么像个娘们一样拖拖拉拉,可是……再怎么说还是没那个勇 气进去呐,茸拉着耳朵,宁路真想有人来把他石化下……至少……至少可以让他 不再面对……不想面对的人……   「哟,既然到家了,怎么还不进来?」那个……是那个声音!宁路一听那个 声音就呆掉了……怎么办,逃?逃!对,逃吧,切。宁路,你这个胆小鬼,还不 就是个男人么?需要那么害怕么?心里有个声音嘲笑着宁路。   「怎么?哑巴了?呵,看不出来你那么胆小嘛。对了,那么晚回来是不是和 同学出去玩了呐?」声音依旧是慢吞吞的,轻柔柔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宁路 头皮一阵发麻……这个人越是这样,就越让人害怕呐!   抬头望去,那个人倚靠着家门,干干净净的脸上给人一派斯文的绅士样,两 只眼睛像是永远也笑不够的眯着。简直像只无害的小白兔一样。可是!可是!宁 路真想仰天长啸一番,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那个男人有多恶魔啊……555……   真想滴几滴英雄泪。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握拳,抬头挺胸,当走过那个人的身边的时候。那个人突然拉住宁路的手, 眼睛直盯着宁路神色凝重的叫人不敢呼吸,「呵,你真当你躲的掉么?」突然脸 色又变回无害的正常模样,「啊呀呀,小宁宁怎么发抖了?来来来,是不是外面 太冷了?快进来,你母亲正帮你烧温馨的菜菜呢,刚刚还直逼我出去找你,担心 你是不是要被大灰狼吃掉了呢,真是,乖小孩怎么可以让父母担心呢?」   说着,头也不回的走进客厅,「宁宁他妈,小宁宁回来啦,偶这个做哨兵的 可以下岗了吧?我们吃饭吧,呵呵,呀呀,小宁宁怎么还不进来?快进来呀。」   ……   这顿饭是宁路有始以来吃的最煎熬的一顿了。那个人——他的继父,禹杰。   说是继父,其实也只是名义上的,不过那个人为什么会当他继父,宁路的老 母也没告诉他,宁路明白老妈还是爱着老爸的,至于另嫁的原因,宁路也不想问, 既然老母不想说,他也不想逼问。可是……可是……那个人也太超过点了吧!   一直用着那闪烁着不知名的火的眸子注视着他。   至今,宁路也搞不懂,为什么那个人会缠上他,说是缠上,可是也不尽然, 那个人也没时时刻刻盯着他,也没规定他每天回家的时间,更没限制他交友情况。   只是,宁路就是有种被束缚住的感觉。   比如这样说吧,那个男人是没时时刻刻盯着他,可是宁路却觉得到处都充斥 着那个男人的味道。好象那个男人张了张网一样把他包围住的感觉。   那个男人也没规定他回家的时间,可是只要宁路稍微晚点回家,就会看到比 往常更加「亲切,可爱,无害,笑眯眯」的脸迎接着他,而且每每,那个男人总 会话里夹着一种很讽刺的味道来对着他,让他很有种「我怎么那么可恶,我应该 切腹自杀,我不该那么晚回来,我应该严重向他道歉」的冲动。   再来就是没限制他的交友状况!对!就是这点!让宁路尤其的感到束缚!每 次,只要有电话打过来,抢先接的肯定是那个男人,(当然……和他的修长的身 材有关,别看他小白兔的样子,那个该杀千刀的男人,也是有1。82的身高啊, 说到这里,宁路更加郁闷了。凭什么他就比他高那么一公分?想他宁路也算是有 个让女孩子尖叫的身材吧,1。81,对!就相差那么0。01的距离,让宁路 郁卒到现在……为什么就是找不出一项能胜过那个男人的东西呢?宁路想破脑袋 也想不通唉……回来回来!别跑题了!)   说到那个抢先接电话的男人,如果打过来是男孩子的话,他会很客气很有礼 貌的问宁路在校的情况,还恬不知耻的透露是宁路的继父(因为宁路的老爸死了 的事,他的同学是知道些的。所以突然家里冒出个男人来,也是有点好奇的), 希望同学们理解一个父亲的心情(我呸!每次听到那个假慈爱的声音,宁路就想 把吞到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以示他对那男人做作态度的B4)……之后, 更不要脸的说希望同学监督宁路,不要让他小小年纪(?18岁算小的么?至少 也算是个高中生了吧)就乱交女朋友或者学坏什么的,担心他耽误功课。哈!都 说到这份儿上了,宁路真想大笑三声来鄙视那虚伪男人。   但是,转折下……如果是女孩子打来的话……(怎么着?怎么着?读者们好 奇的问,是不是变凶狠霸王龙来着?)错错错!那死男人绝对……绝对会用使宁 路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的……温柔(?)风趣(?!)的话来慢慢和他那些女同 学们堡电话粥。怎么说来着?那死男人的心机太重太重了……说着说着……就会 把话题导向「是不是小宁宁他女朋友的」的话上去的。当然,目前宁路是没那闲 空功夫是交女朋友啦,所以他是没什么女朋友的,但是宁路是死也不会告诉那个 男人听的!省得到时他又嘲笑他没人要什么的。虽说,宁路是没交女朋友,可是 喜欢他的女孩子到是不少……只要那死男人听出是对宁路「有那么点意思」的女 孩子打电话过来,就会转成很严肃的口吻对那女孩子说什么「宁路是他妈心里很 重要的人,自从他爸死了之后……什么什么的……反正转到后面就是希望宁路能 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能让他妈妈安心点,然后可以等到他大学毕业之后谈朋友也 不急呀」之后就会说「小姑娘肯定长的很可爱,到大学之后肯定更加甜美动人, 就象盛开的玫瑰花一样,到时还怕宁路不手到擒来?……什么什么的……」如此 云云,把众家姐妹们哄得心花怒放,个个露出狼牙来……真是寒个呐……这种行 为大概就是所谓的「打一棒子,给颗糖吃」吧……   可想而知,效果可是好的惊人喔!那些宁路的哥们当然是不敢介绍马子给宁 路啦。不然学业耽误下来,怎么和宁路家的那大佬交代?人家可是把宁路托付给 他们的呢!当然要好好照顾他啦。   而女孩子么……唉……个个充当严格导师,监督宁路的学业,誓言要把宁路 的成绩拉上去,(唉唉……不是偶作者要说,司马昭之心嘛,想让宁路和她们考 上同一个大学……之后么……各个女郎摇身一变变女狼啦……)   自从宁路碰上禹杰之后……还真没出过好事!    2   宁路永远都后悔着当初的识人不清呐……   还记得……那一天……正是秋风扫落叶的时节……   「儿子啊,你老母要结第二次婚了,要不要恭喜偶下?」宁路老母——沈心, 对着正在急速解决早餐快迟到的儿子发了颗原子弹……恩……或者该说是……氢 弹?比较好?   「噗……老妈……你没开玩笑吧???你!?要再次结婚?」看宁路那呆掉 的样子……恩……看样子是吓的不清。   「其实也不是真的要结婚,只是做做样子。我也不可能忘掉你老爸的是不?   唉,可怜他去的早,而我又不能丢下你这个死兔崽子。至于我为什么会再婚, 你就表多问了。过几天我结婚的时候顺便帮你介绍下你新爸爸。就酱紫了。没其 他的事的话,你好跑去学校了,不然来不及了。「   拜托……宁路真想倒下去呻吟给她看,到底谁找谁有事啊……明明就是老母 她自己轰了颗炸弹给自己,而且还没等自己消化好之后就又象没事人一样要把自 己给赶跑吧?算了算了……低头整理书包,然后拉开门,向学校——冲啊!   而风随着他的冲力,吹落了几片树叶……   ……   说实在的,宁路一天还在老母的宣称中度过,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做了些什 么。虽说是为老母有第二春而高兴,可是……总有种所有物被抢的感觉……(敢 情他把他老母当他东西啦??)   直到出校门之后才看到有个神经病正笑眯眯的对着看。恩……大概看了有十 几分钟了吧。因为在校门口的时候碰到了安卡,那小子缠着要给自己某种未成年 人不得看的东西……老实说啦,毕竟都是青春期的少年,或多或少对那种东西都 是好奇的,宁路也不例外,可是他也不算沉迷在这东西上,看过一两次之后就不 怎么敢兴趣了。倒是安卡那小子迷上了那东西,看到有好货了,也不忘借兄弟看 ……直认为宁路是害羞所以不要。也就不顾宁路的意愿硬塞给他了。还顺便用手 肘子顶顶宁路说,「兄弟,够义气吧,这个可是极品货呐。肯定看得你喷鼻血, 哇哈哈哈哈……回家好好欣赏喔。」说着,也不注意宁路的反应,转身挥挥手就 走了。   而那笑的很白痴的男人,也一直盯着宁路这边看,使宁路想催眠自己说那人 认错人还不行。主要……恩……该怎么说呢……那人的视线……恩……太噬人了 ……尽管他看起来无害……   ……   直到宁路实在受不了那视线了,提起脚步走到那人面前。   「你是找我的吧?」说话的口气也不怎么有礼貌呢……估计今天被刺激太重 了,可怜的小孩。   「哎呀呀,现在的小孩说话都象你这么单刀直入的么?说话有时迂回点会比 较好喔。BINGO,我是找你的。」之后那人也没继续说下去,到象是等着宁 路开口。   ……   …………   那个男人好象也忍耐不下去了,开口问道:「你不问我为什么来找你么?」   「你想说自然会说,不用我问;相反,如果我问了,你不想说也不会说。问 也是白问不是吗?」宁路白了他一眼,什么蠢问题,算了,不想继续和他浪费时 间下去,书包一甩背上肩头(引来无数女狼的尖叫,好帅的动作啊!),当宁路 刚迈出一步的时候,那笑脸男开口了……   「我是你继父……」   听到这话的时候……宁路的脚还迈在空中呢……当然……听完之后……有种 踩空的感觉……怎么感觉地面离他越来越近了?- - !原来是要摔下去了。   也没看那笑脸男什么时候出手的,宁路只知道当脸快碰上地面的时候,他的 腰被人抱了起来,而那个人就是那个自称是他继父的人。   「这么大的孩子了,唉唉……连路都走不好,看来以后要好好的看住你了, 不然你自己怎么受伤的都不知道,真是的。」   宁路一甩手,「要你管啊!警告你!虽然说老妈选中了你做她丈夫,可是我 可不承认你是我老爸!」其实宁路也不是不想要新爸爸,只是……怎么说呢……   那个人看上去未免太年轻了吧?目测大概最多30岁。也不是说老妈老牛吃 嫩草啦,至少他老妈看起来也不是个老太婆的样子,保养的可好呢,看起来也是 30出头的样子。可是……可是……让宁路叫个看起来是他大哥样子的人老爸, 还真不是让人一点点郁闷的事呢。   那人的眼睛一下子深沉了很多,就一瞬间的事,他轻轻的在宁路的耳边说了 句,「我也不想你叫我爸爸呢……如果你真叫了。我到是会烦恼的呢……呵呵…   …「之后又回复成那傻笑的白痴样了。   ……   宁路是怎么到家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现在想着的就是:那个男人不简单, 他与老妈结婚肯定有着什么目的在。那个男人是绝不能招惹的。   至于后来那男人是怎么离开的,宁路也没管,他只是为了将来的生活感到些 微的恐惧,好象抵抗着那个男人的入侵,他知道,只要那男人进入了他的生活里, 他就会……发生些……绝对不好的事……什么不好的事呢……问宁路自己他也答 不出来,只知道会颠覆他的一切……   感觉几只乌鸦从他的头顶飞过……呱呱……呱呱……    3   怎么说还是躲不过,老母终于和那个男人结婚了。宁路知道自己会不开心, 可是不知道会那么难过。好难过好难过。   那个男人在酒席上时不时的会用那种很深沉很凝重的表情对着宁路,让他很 心惊胆战。可是面对客人的时候,那个男人又会换上另一种表情,是那种笑的特 别让人撤下心房的无害表情。   至此,那个男人算是彻底的闯进了宁路的生活里……   ……   宁路逝世的老父是个警察,他死的时候宁路还小,只知道爸爸的职业是非常 危险的。每次看到父亲出门,宁路的老母都会哭的淅沥哗啦的,怎么看……怎么 让人心酸……从此宁路就讨厌上了警察。   宁路的母亲只告诉宁路他老爸是因工殉职的,死的非常光荣。叫宁路不要伤 心,希望宁路也象他老爸那样勇敢。可是老母却哭的眼睛都肿了。宁路没告诉老 母,那段时间里他一直做着噩梦,做着老爸被很多把枪给射击而死的噩梦。尽管 这对宁路来说很可怕,可是比起让老母担心,他更愿意隐瞒着,那时候的宁路已 经早熟地让人心疼了。   不知为什么……自从禹杰那股诡异的风卷进他的生活圈的时候……也把那些 久违的噩梦带回给了宁路。   ……   「好难过好难受……走开,走开!!!!!你们走开!不要杀我爸爸……不 要……」宁路躺在床上,眼睛紧紧闭着,可是汗水却顺着脸颊一直淌下来。表情 好痛苦,双手向外乱挥着,像是希望赶跑什么人,却又像是想抓住什么的样子。   一声叹息从黑暗中传来。接着,一只手紧紧抓牢了那双像是对外求救的宁路 的手。「我在这里,没人会伤害你的。乖,好好睡吧。」   宁路仿佛没听见那个声音,还在呼喊着。汗和着泪,流下了脸颊滴落在地上, 更像滴落在某个人的心房上。   那只黑暗中的手还是紧紧地抓着宁路的手,不放开。伸出另一只手想拭去宁 路的泪,可是,却又缩了回来。再叹了口气。「为什么你就听不到我的声音呢, 为什么不愿走出来呢?」   宁路突然安静了下来,可是表情还是痛苦着,眉头紧皱在一起。黑暗中的手 放开了宁路的手,又退回了黑暗里。   ……   一大清早的,宁路顶着个熊猫眼出现在了客厅里。沈心一看到宝贝儿子这副 样子,都心疼死了,「小兔崽子,发生什么事啦?表吓老娘啊。有什么不满的说 出来啊。还是到思春年龄了?看上哪家小姑娘了?小小年纪真是不学好唉……都 想小姑娘想到熊猫眼都出来了。真是……」摇摇头,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像是 儿子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一样。   宁路真是哭笑不得。「没事啦。做噩梦了。」   「哎呀呀。小宁宁也会做噩梦?呵,要不要我晚上陪你到你睡着?」深沉的 压迫感随之而来,禹杰站起身,走到宁路的面前,低身在他的耳边说着。「呵呵, 我真想看看你被噩梦缠绕的哭叫模样呢。不知会不会让人……」之后的话说的非 常小声,不过从宁路张大双眼的模样来看,他是听清楚了。   「呵呵,看你们相处的那么好,也算不错了,你老母我去上班了,时间也不 早了,小兔崽子也可以准备去上课了。」说着走到禹杰身边,低声对禹杰说着, 「杰,不要太过了,那孩子是个刺猬。」   宁路还在为刚才听到的话震惊着,也无暇管老母和那死男人说什么,直到禹 杰在宁路面前挥了挥手,宁路这才发现花了好长的时间在发呆上,上课要来不及 啦……瞬间忘了禹杰说的最后一句话,飙风似的拿了书包就跑出门。   男人的唇邪魅似的弯了起来。「宁,可别让我失望呐,我对你可是很期待的。」   呵,真是个青涩的甜美果实呢。   ……   那个死变态!回家的路上,宁路懊恼地发现,他脑子里一直惦记着那个男人 对着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怎么会这样……连上课都听不进去,我是男的也。为什 么他会说这种话。对,一定是他脑子有病,老母同情他才收留他的,可是一个大 男人的也不可能一直住在我们家,所以老母才和他结婚的,一定是这样!那个神 经病。   可是想归想,那喷在耳后的热气、那魅惑人心的嗓音还萦绕在宁路的心上。   害的他的耳朵都发红,真像只煮熟的鸭子呢。   算了,今天不回去了,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诡异的神经病呢。这样想着, 脚自动饶道,向安卡的家走去。   「哥们,借我住一晚,不介意吧?」敲完门等安卡出来之后,宁路简洁明了 的对安卡说道,之后也不等他反应过来,直接进门、脱鞋,进了安卡的房间拎起 话筒就拨了家里的电话。   「喂?这里是宁公馆,请问找谁?」一听是老母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宁路 有种松口气但又有点怪异的感觉。   「喂,老妈,我今天不回家了,要在安卡家复习功课,明天考试,你们不用 等我了。就这样,再见。」没等沈心回话,宁路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像是谁会反 悔似的。不知是怕老母阻止自己住同学家还是怕自己会……忍不住地跑回去?   吁了口气,打开书包开始复习功课,其实他也没说错,明天是要考试了,待 在家里。怕是不会有心思温习了。一来,那男人的影响太大,其实也搞不懂那男 人到底有什么影响,就是自己总是会不自觉地被他牵动着情绪。二来,怕待在家 里又会做那个噩梦呐,弄的第二天精神不好可不行呢。   ……   晚上,以为自己不会做噩梦的宁路又开始做噩梦了。   而这次,黑暗里没有双手再来给予那双想抓住什么的双手任何温暖了。宁路 喊着哭着,汗夹着泪。   「碰!」门被撞开,「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宁路,你这小子怎 么了?」安卡跑进特地给宁路空出的房间,抓着宁路的肩膀就是一阵摇晃。   「放开我……放开我爸爸!放开……救命啊……不要杀……」宁路还是不愿 醒来,而且有更加疯狂叫喊的趋势。紧紧闭上的眼睛里,泪像出闸的河水一样汹 涌地流了出来。   「喂!醒醒啊,你在做梦啊……快醒醒啊。」任凭安卡怎么摇,宁路还是不 愿醒来。   怎么回事啊。这小子怎么会这样,以前住在这里也没发生过这种事啊……安 卡急的团团转,怎么办怎么办……啊!对了……打他家电话,他家人应该知道怎 么处理吧。   「铃铃——铃铃——」电话铃响了几声之后,一个沙哑的男中音的声音响起, 「喂?这里是宁公馆,请问……」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安卡像遇到救星般的急切的话,「是禹叔叔么?宁路出 事了……」还没等安卡说完情况,电话就挂断了。安卡盯着电话呆了呆,「不是 吧……我话还没说完也……」   三条黑线出现在了安卡的脸上……    4   「碰碰!碰碰!」敲门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非常突兀,不过敲门的那个人可 管不了那么多。   「谁啊?那么晚的。」安卡一边抱怨着,一边开门。打开门一看……这可惊 呆了。   门外是谁?呵,门外可是我们那个平时最喜欢扮猪吃老虎的禹杰大人呢。   「叔叔……你来啦?快进来,宁路的情况还是不太好,虽然不怎么叫喊了, 可是很痛苦的样子呢。」说着,拉着禹杰匆匆忙忙地跑进宁路的房间里。   宁路的手还是在空中乱挥着,男人抓住了那双乱挥的手,像是不想再放开的 样子。「小乖,醒醒,没事了。噩梦只是噩梦而已。不存在的,来。睁开你的眼 睛吧。」   可能是男人的话起了作用,也可能是宁路哭泪了喊泪了。宁路安静了下来, 表情也缓和了。只是,只是——他还是不肯睁开眼睛。   把叹息咽了下去,禹杰把宁路的手放好,盖上被子,起身,打算离开。   「叔叔,要走了么?宁路这个样子我不放心,还是把他带回去吧?有你们在, 他可能会好些。我怕晚点他又会做噩梦了。」再怎么说,安卡也是宁路的好哥们, 说不担心是骗人的,那蹙着的双眉在在显示着安卡的着急。虽然安卡是宁路的高 中同学,可是宁路的过去,安卡也不大了解,到底说宁路的老母应该会懂宁路的 心结的吧。   「哦呀哦呀,小安安,你这样可不好喔,随便抛弃同学兼哥们的宁宁,你怎 么忍心呐?他只是做噩梦而已,不要害怕他会吃了你,你就因为他大喊大叫而要 把他丢给别人可是不仁不义的行为喔!既然宁宁说今天要住你这里,就让他住下 吧,不然我随便带他回去,明天早上他可是会怨我的呢。就这样吧。我走了,晚 安。」禹杰又变回了那个小白兔的笑脸,对着安卡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走出门。   「我不是……我……我不是这种人啊……」真想仰天长啸,唉唉……   任凭安卡怎么解释也没用啦,人都走了。郁闷,怎么会被叔叔看成这种人的, 就因为担心宁路才要他回家的呀……555555555555,一片好意被曲 解成这样……真是给他小丸子的三条黑线!!!   ……   鸟语花香,真是个美好的早晨呐……不过,某个人可没那么个心思去欣赏呢。   「哇,宁路,你眼睛好肿,不过还真看不出来你是晚上会做噩梦的那种人呢。」   安卡调侃着刚从屋子里走出来的宁路。说真的,第一眼看到宁路这副人不人 鬼不鬼的样子还真吓了一大跳呢,这哪是风流倜傥帅气逼人的宁路啊?说是只大 头蝇还差不多。   「哦。老毛病了,过几天就会好了。走吧。」宁路面无表情,或者该说是, 面色惨白?   「你这小子,有那么疼你的继父还做噩梦,真是不惜福。」勾住宁路的脖子, 安卡继续说道,「昨天看你发阳颠疯那会儿我打电话给你继父,只说了你出事了, 他就像急什么的,没等我说完就挂电话赶过来了喔。而且啊……」安卡用肘子顶 了下宁路,「看你没给你继父好脸色,人家继父可是对你很温柔的喔,还握着你 的手说,『乖乖,不怕不怕呢』。嘿嘿,你这小子以后要对你继父好点啊。」   宁路表面上冷着脸,内心却汹涌无比,昨天晚上他来过了么?他为什么要来, 为什么要在他同学面前表现地那么好?还让他为他说话。是要拉拢人心吧,呵, 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梦中的那个温柔的声音还真的很有用呢……甩甩头,在 想什么啊,真是。   ……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只有禹杰一人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戴着眼镜的他看起来 又增添了些斯文与无害。   「回来了?昨晚睡的还好吧?」似乎发觉宁路的存在,男人头也没抬的说道。   「恩,托福。听说你昨天特地跑到小安子家安慰我?」宁路本想随便说说的, 不然2个人在家会有种尴尬的氛围。   没想到禹杰突然放下报纸,走到宁路的面前,手搭在他的肩上,「没错,我 昨天怎么叫你你都不愿醒呵,梦里的世界会比较安全么?」说着,头倾到宁路的 脸颊旁。「还是说……你不愿面对我?」温热的气息喷在宁路的脸上,感觉痒痒 的,又有种异样的情愫在心里发酵着,「走开,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我喜 欢待在噩梦里?你是不是糊涂了?谁喜欢待在噩梦里不出来啊。我也不知道发生 什么了,我只知道我做噩梦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啊……说的还真简单呢。」手上的力道加了些。像是要捏碎宁路 的肩膀一样,「是吗?我看你永远也长不大,为什么不肯醒来?为什么不肯醒!?   每次都这样,为什么不肯睁开你的眼睛?难道那件事还影响着你吗?「   「哪件事?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放手!你这个死变态,不要以为我忘记了 你那天说的……」忽然捂住自己的嘴,懊恼地想着,自己应该忘记这个变态说的 话的呀。怎么会变成牢牢记得他说的每个词呢?   「哦呀哦呀……原来小宁宁还记得呀……要不要我重复那句话呢。呵,看着 你哭喊的样子,真是让人感到兴奋呢……」说着,拿掉了遮住那魔魅之眼的眼镜, 眼神里无不透着露骨的审视,像是在审核一件艺术品又像是头野兽见到猎物的那 种兴奋。   「你个死变态,放手,不然我揍你……」看着男人没放手的意愿,瞬间,宁 路向男人的腹部就是一拳。可是,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男人接住了那拳,握 住宁路的手,顺带把宁路更加拉进怀里,一只手把宁路的手扣向背后,另一只手 扣住宁路的下颚,「真是令人心驰神往呐……尽管我不想那么快摘了你这个青涩 的果实。本想等你再茁壮些的,可是不行了,我等不急了……看到你那反抗的眼 神,哈!抗拒吧,你越是抗拒。我越是……兴奋呢……」   说完,就着宁路的耳朵咬了下去,酥麻中带着痛感,宁路不知该如何形容现 在的感觉。   不过,理智马上回笼,趁禹杰还在诱惑自己的当儿,抬起腿就是一脚!也没 指望能踹到他,果然,禹杰躲过了,只是也稍稍松开了对宁路的限制。就是这个 机会,宁路看准了,挣脱开男人的桎梏,逃也似的跑进房间,「啪」落锁的声音。   男人笑了笑,戴好眼镜,又恢复了他往常的模样,然而眼里的狂热和魔魅可 没完全消逝呢……   ……   又是个难眠的夜……   与以往一样,在宁路伸出双手想要抓住什么的时候,黑暗里的手握住了他。   「那件事真能伤你如此吗?还是你根本是沉醉在这噩梦当中呢?我知道自己 不会看错人,你的意志力很强,不会因为区区的梦魔而不肯醒来,是你自己吧。 把自己逼到这步田地。真是好你个宁路啊。」   少年的泪如潺潺的流水般,吸引着男人的目光。「真想把你吞进肚腹里去呢, 我的……」最后的话消逝在少年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