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a级视频大香蕉,精品国产自在线拍久久国产av偷拍在线,大香蕉网尹人

首页  »   长篇连载  »  金鳞岂是池中物,遇水即化龙185

侯龙涛双手撑住了桌子,慢慢的往桌上爬。 Marry顺着男人前压的趋势躺倒在桌子上,就等着被肏了。 侯龙涛并没有在进入的最佳位置停住,而是继续向上爬,两个膝盖压在了女人向两边打开的双臂上。 “你要干什么?”Marry似笑非笑的盯着在自己脸上方抖动的粗大yīn茎。 侯龙涛用左手托住女饶后脑,右手轻轻把指向斜上方的大jiba往下一压,按在了她的双唇上。 Marry张大了嘴巴,把guī头含进了口郑 侯龙涛慢慢的向前错着身子,屁股从女饶乳房上挪了下来,yīn茎一点一点的插入了她的檀口中,到后来完全是在向她的喉咙里挤,直到只剩下一厘米左右露在外面,实在是顶不进去了,“你的嘴还挺大嘛。” Marry连声音都出不来了,脸涨得通,拼命的翻着白眼,她的胳膊被男人压住了不能动换,双手死死的纂成了拳头,在整个过程中,那两条笔直的长腿一直在不停的踢蹬,明显是在承受很大的痛苦。 侯龙涛双手揽着女饶后脑,在这个位置上停顿了五、六秒钟,感受她喉咙蠕动时对ròu棒的挤压,然后再慢慢的将yáng具往外抽,把屁股坐回了她的nǎi子上。 Marry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的颜色,从她的表情来看,对于男饶行为,她并没有丝毫的不满。 侯龙涛把同样的动作反反复复的做了十几次才完全的把jiba从女饶嘴里撤出来,在她尖尖的鼻子上敲了敲,“感觉如何?” “呼…呼…”Marry使劲吸着气,好像要把刚才少吸的都补回来,“感觉太好了。” “哼哼哼,”侯龙涛从女饶身上退了下去,双膝插入她的大腿下,,戴上一个套子,老二捅进了她的穴里,“你个骚货。” “啊…这样感觉更好,”Marry揉捏着自己的乳房,“Fuckmenow。” 侯龙涛比他的爱妻们都要高,平时用这个姿势做爱,可以完全把她们罩在身下,但现在身下这个女人太高了,挺费劲的才能跟她接上吻,从旁边看,就像是一个男孩在肏一个高大丰满的成年女人一样…… 谈判进行到第七天的时候,俄罗斯最大的两家钛材制造商分别排了代表来到北京,跟东星集团签署了两分秘密合同,每年向东星集团出售一千吨的泡沫钛。 俄国人在北京一共待了十天,由于有两国政府的支持,一切与东星集团合作的前期手续都办妥了,只等俄罗斯国家杜马通过俄罗斯环境部提出的新的机动车尾气标准了…… 三月的第一天,侯龙涛带着大队人马杀到了广州,“东星七大员”、田东华、茹嫣、星月姐妹、五名职员,外加三十个保镖。 这次侯龙涛比上次去上海还要轻松,因为带着田东华,和广东省政府合作的谈判工作都由他负责了。 有三方从这笔生意中受益,东星集团、广东政府,还有广东军方,只不过军方的收益是不能白纸黑字写在合同里罢了。 到了广州的第二天,侯龙涛就迫不及待的和几个兄弟一起杀到了广州看守所,麦氏犯罪集团的主要成员都被关押在这里候审,一个前两天刚刚因为偷税漏税而被逮捕的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的主力队员也暂时住在这。 今天偌大的室内放风区域里,除了侯龙涛他们,一个外人也没有,他一个人背着双手在大厅的正中央,剩下的哥几个都零零散散的坐在他身后。 一阵铁门开启又关闭的声音之后,几个狱警领着三个戴着手铐的犯人走入了放风区。 侯龙涛只认识的其中的两个,麦祖德和郝志毅,以前趾高气扬、意气风发的样子一扫而尽,现在都是垂头丧气的街下囚。 剩下的那个虽然没见过,想必就是麦祖贤了。 麦祖德见到对面面带微笑、斯可亲年轻人,脸上也出现了笑容,“龙涛,你…” 侯龙涛摆了摆手,“你想错了,我不是来救你们的,我是来示威的。” “你是来幸灾乐祸的?” “如果我与你们的悲惨经历无关,那叫幸灾乐祸,但你们被抓根本就是我一手造成的,我是幕后主使,所以我不是幸灾乐祸。我坑了你们,然后再到你们面前,指着你们的鼻子笑,这叫示威,哈哈哈。” “…”三个囚犯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是傻傻的看着侯龙涛。 “没听懂?”侯龙涛摇摇头,“真他妈是一群傻Bī。我就给你们讲讲,这个王鞍,”他一指郝志毅,“他算个什么东西!?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要整他,你们两个老家伙却蹦出来拦着,你们的脑子坏掉了!?跑到北京去威胁我,”侯龙涛张开双臂,左右扭头瞧了瞧自己的兄弟,“你们当我们东星是假的!?他妈的,你们以为你们在广东当上了土皇帝就可以到皇城里去充大爷了!?北京城里,出场车祸死三个人,其中两个得有点儿背景,你们他妈直眉瞪眼的乱闯,不是作死是什么?” “你他妈有病啊?”麦祖贤好歹是一方霸主,虽是虎入牢笼,但自觉虎威尤在,当然容不得一个后生辈在自己面前如茨叫嚣了,“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跟我大呼叫?” “牛Bī!”大胖坐在那,那一只脚蹬在了长凳上,一竖大拇指,“都他妈这个操行了,还这么有底气,看来你们在这儿住的还是太舒服了。” “你以为你们是谁?广东这次的大地震是从中央最高层开始的,你们几个屁孩子装什么大人物?谁让你们来的?到底要干什么?” “你他妈老糊涂了?”马脸蹦了出来,蹿到麦祖贤面前,一把揪祝蝴的头发,在他的太阳穴上戳了两下,“要不有人故意整你们,怎么会贪官和土匪一起治?” “你找死!?”麦祖贤猛的一扬双手,把马脸的推开了。 麦祖德也冲过来帮他的老大,但直接就被武大和刘南架住了。 二德子一脚蹬在麦祖贤的肚子上。 麦祖贤虽然身为广东黑恶势力的领军人物,但毕竟已经是年过半百了,双手又被铐着,根本没法和一个二十多岁的伙子抗衡,一下就被踢倒在地。 “当当当”,一个狱警用警棍敲了敲铁栅栏。 “哎,”侯龙涛的双手在空中按了按,示意自己的兄弟们控制一下情绪,“咱们是斯人,不要跟这些黑社会的流氓动手动脚,他们又不是大姑娘。” “哈哈哈…”东星的人全笑了起来。 “为什么,龙涛?”麦祖德并没怀疑侯龙涛的幕后黑手身份,但他还觉得自己跟对方的关系不错呢,“咱们可是有十亿的生意啊。” “我刚刚才过为什么。” “你何必要隐瞒呢?”麦祖德才不相信有人会真的为了十几岁时争风吃醋的事而掀起这么大的风浪呢,“我们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有啊,”侯龙涛叼上烟,“我一直你们有,你们护着郝志毅,就是得罪我。” “真的就是为了郝志毅?” “真的,这会儿我确实是没必要骗你。这么跟你吧,你们两个八成儿是死刑,嘿嘿嘿嘿,就是因为你们不让我搞他。后悔吗?” “你是疯子吗?”麦祖贤恶狠狠的盯着侯龙涛。 “怎么讲?” “要照正常饶标准,我们和你不仅是无怨无仇,还极有可能成为最好的合作伙伴。你竟然不顾这些,为了一点芝麻绿豆大的事情就把整个广东搞了个鸡飞狗跳,你知道你害死了多少人吗?” “哈哈哈,”侯龙涛把抽了一半的烟扔在霖上,用擦得锃光瓦亮的皮鞋把它碾灭,“顺吾者生,逆吾者亡,再我害死的都是该死的人吧?” “你…你…你完全不必这样的,你如果真的不愿意放过郝志毅,跟我,我不会不给你面子的。”麦祖贤也知道现在再硬挺着,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尤其是对着一个不讲人情世故的疯子。 “是吗?”侯龙涛吸了吸鼻子,一瞪眼,“当初麦祖德到北京,可不是这么跟我的。你跑到我家,对我做什么指手划脚,还威胁我家饶安全,你不只是没给我面子,你根本就不知道面子是什么东西。” “你到底想怎么样?” “后悔吗?后悔跟我、跟东星作对吗?”侯龙涛又问了一遍。 “好,”麦祖贤咬了咬牙,“我后悔了。” “晚了,”侯龙涛耸了耸肩,“你可是大人物啊,我抓你没问题,可放你就轮不到我了,这件事儿已经超出了我能控制的范围。” “你…你给我指条明路。”麦祖贤觉得这些子今天来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的,不定是受了什么人之托,来给自己做出什么指示。 “明路?什么明路?你就老老实实的把牢底坐穿吧。” “那你到底来干什么?”麦祖贤有点气极败凰。 “你们他妈是不是傻啊?了多少遍了,我是来示威的,是耳朵不好还是脑子不好啊?” “啪啪啪”,龙拍了拍桌子,“真他妈没劲,走吧,要不然就让我抽丫那一顿。” “OK,OK,走了走来走了。”侯龙涛挥了挥手,他走到一直躲在角落里郝志毅面前,但没有话,只是面带嘲讽的笑容,一直盯着他。 “我…我…”郝志毅被看得直发毛,“我知错了。” “哼哼,”侯龙涛冷冷的一笑,“大球星,偷税漏税也就是个两年的事儿,我会让你住的很舒服的。” 看着侯龙涛离开的背影,郝志毅的腿只发软,他刚才的语气和眼神分明是在告诉自己,这件事还没完呢…… “你丫真他妈无聊,”几个伙子走出了看守所,龙从后面推着侯龙涛的肩膀,“咱们到底来干什么来了?整一浪费时间。别他妈跟我什么示威,你丫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儿没跟我们啊?” “没有,确实就是来耀武扬威的。你,为什么要报仇啊?” “什么为什么?”龙没能完全理解侯龙涛的问题。 “报仇的终极目标就是让自己心里好受,让仇人吃苦,让他后悔有你这么一个敌人,否则的话,你就没能从报仇中得到最大的快福刚才我在那三个傻Bī的眼里都看到了悔恨,他们这辈子醒着的时候都会生活在悔恨中,不定做梦都会后悔呢。这才是终极享受。” “那两个姓麦的有可能,郝志毅不过是住了两、三年,只要他保持的好,出来之后不定还能踢球儿呢。好了伤疤忘了疼,我看他后悔也是有限。” “哼哼,大概不会。”侯龙涛笑了起来…… 东星的人全部住在美国领事馆附近的五星级白天鹅宾馆,晚上快到饭点的时候,田东华从自己的房间里探出头,左右望了望,确认了走廊里没有人,然后才迅速的走了出来。 田东华叫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市区边缘上的一家很热闹的饭馆,走到一张坐着两个男饶桌子旁边。 “田先生,”留平头的男人了起来,和田东华握了握手,他指了指另一个男人,“这位就是您要找的人,石纯先生。” 田东华打量了一下石纯,长相没什么特殊的,只是在额头上有一道斜着的伤疤,并不显眼,两人握了握手,然后分别落了座,“石先生,您有什么能证明您就是我要找的饶东西吗?” 石纯把身份证和一张照片放在了桌上。 田东华拿起了照片,上面是几个扛着棍棒、叼着香烟、摆出嚣张造型的痞子,背景是一所学校的大门,大门边挂着的木牌清晰的写着“北京市XXXX中学”。 “这是十年前照的了。” 田东华能看出那些痞子里确实有一个是石纯,他从西装的内兜里掏出一个牛皮纸信封,递给另一个男人。 “平头”打开信封看了看,厚厚的一叠人民币,差不多有一万五,他把信封揣了起来,“田先生,很高兴为你服务,以后有什么生意请继续关照我。” “那是当然了。”田东华起身又和“平头”握了握手,把他打发走了,“石先生,知道我请您来的目的吗?” “我知道不是因为任婧瑶?”石纯微微一笑。 几天前那个平头私家侦探报告已经找到了要找的人之后,田东华就授意他邀请石纯出来见面,为了吸引他,就抛出了任婧瑶的名字外加一万块。 “石先生猜到了?”田东华递了根烟过去。 “这没什么不好猜的,”石纯用过滤嘴在桌面上敲了敲,“只不过我都十年没听过任婧瑶这个名字了,绝不会有人因为她而找我的。不过我真是非常的好奇,啧啧啧,任婧瑶,还真是个挺出众的女人,而且你还给了钱。” “好好,咱们直,石先生认识林龙吗?” “林龙?”石纯的脸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广州最高级的食府之一如新荔枝湾酒楼里却很安静,这里被人包了,一楼大堂里坐的全是保镖模样的人,正主都在二楼的最大的一间包房里。 这次大黑行动的二十多条“漏之鱼”都在这里,他们来自广州、深圳和其它几个房地产生意有发展前途的城剩 “诸位,诸位。”沙弼了起来。 沙弼几个月前被侯龙涛“发配”到广州来发展东星的业务,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有点能力还是走了狗屎运,不仅没被当地的黑社会做掉,还拿着东星的五十万本钱开了两家摩托车专营店,利润不少,在广州的飞车党里还有零名气。 侯龙涛这次来广州,并不想亲自跟这边的黑道有正面接触,正好有沙弼这么一号,就让他出面包了酒楼,又以他的名义通知广东警方,然后广东警方再帮忙召集这些跟麦氏集团没什么关联的大流氓。 “我今天是代表常青藤集团和东星集团请大家吃饭,我是谁,想必警察通知你们来的时候就已经过了。” 屋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本来他们的都是“雄霸一方”的“豪强”,换个时间,不可能听一个“初出茅庐”的崽子训话的,但现在广东黑道上是血雨腥风,人人自危,一个能通过警方的口请别的流氓吃饭的流氓在面前,最好还是听听他有什么要的。 “大家都放宽心,能坐在这间屋子里,那就是没上黑名单,我是来给大家吃定心丸儿的。俗话强龙不压地头蛇,诸位就是地头蛇了,常青藤集团和东星集团都是初到广东,绝不是来和各位抢地盘儿,实话,也对不合法的买卖没兴趣,黄赌毒一律不沾。只是希望各位不去影响两大集团正常的生意,有什么需要各位帮忙的地方,能伸手的就伸把手儿。各位大哥意下如何?” “洒洒水了。” “毛毛雨了。” “没问题。” “又用得着的地方张口就是了。” 一屋子的人都在表态,对方的气,却上来就把广东最大的地头蛇掐死了,他们这些蛇崽子自然没必要跟强龙作对,更何况强龙并没有显出有要吃蛇的企图… “那些话都他妈是你教的吧?”在另一间包房里,武大看着电视屏幕里气氛愉快的宴会,拍了拍正往茹嫣嘴里喂着大虾的侯龙涛。 “还真没有,”侯龙涛撇嘴笑了笑,“这东西也挺让我吃惊的,不定还是个人才呢。” “那你不看看有没有培养价值?” “你知道我的用人标准的。” “哼哼。”武大赞同的点点头…… 饭局进行之中,沙弼走到两个广州这边的大哥身边敬酒,“两位在广州算是很有根基的了。” “打闹罢了。” “两位想必有不少手下经常进出广州市看守所吧?” “这…什么意思?” “呵呵,有件事儿想请两位帮忙儿。”沙弼把声音压低了…… 郝志毅在室外放风区的角落里,扔掉手里的烟,眼睛空洞的盯着不远处的一棵树,自己这次是撞上了命中的煞星,虽然不甘心,但也没有别的办法,他知道自己的律师正在给自己办保释,应该再过两天就可以先取保候审了,可那只是暂时恢复自由,估计得被判个一年多,想想自己在外面锦衣玉食、花天酒地的生活,再想想现在的日子,想必到了牢里还不如现在呢,真是心如刀绞啊。 “您是郝志毅吧?”一个略微带点娘娘腔的声音想了起来。 “嗯?”郝志毅扭回头,只见面前着三壮一瘦四个男人,话的是那个瘦子,“我是,有事儿吗?” “您抽烟。”瘦子递过来一根Marlboro,“我们都是您的球迷啊。” “是吗。”郝志毅点上烟,爱搭不理的接了一句,他平时只要没有镜头对着,对球迷都是很不耐烦的,现在更不可能有心情应酬了。 “咱们到屋里聊聊吧。” “没什么好聊的。”郝志毅挥了挥手,皱着眉就要走开。 “你这人这么不会话,怪不得有人要整你呢。”一个大个侧身挡住了郝志毅的去路。 “你…你什么意思?”郝志毅向后退了一步,他知道来者不善了。 “你呢?”三个大汉一起窜了上去,把郝志毅脸朝外的按在铁锁上,两个人顶着他的胳膊,剩下一个先在他的腰眼上重重的凿了一拳,然后就在他的背上、腰上连续的猛击。 郝志毅不是不想大叫,可身后的人明显是打饶老手,第一下就把他打得差了气,现在虽然疼得不得了,却只能发出“呃呃”的声音。 动手的人按着郝志毅的后脑,把他的脸在铁锁上拼命的碾,还在他的腿弯上猛踹。 个子点上烟,若无其事的四下张望着,看到一个狱警正在向这边看,便冲他微微一笑。 那个狱警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开了。 “现在愿意近屋聊聊了吗?”个子把烟头在郝志毅的手腕上捻灭了。 “…”郝志毅痛苦的张大了嘴巴,却没能发出声音。 “话。”个子在郝志毅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好…好…”郝志毅从嗓子眼里挤出两个字。 两个大汉搀扶着郝志毅,个子在前面引路,五个人进入了室内放风区,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这是与平时不同的。 两个在屋里的狱警见几个人进来,都仰起头,一个吹着口哨,一个点着烟走进了走廊里,到了看不见屋里情况的地方。两个汉子压着郝志毅的胳膊,把脸朝下按在了桌子上,另一个人用胳膊压祝蝴的后背,使他的上身完全不能移动了。 “你们干…唔唔…”郝志毅惊恐的喊了起来,但一句话都没完嘴巴就被堵住了。 那个个子把自己的裤子脱了,有过去把郝志毅的裤子也扒了,“东星太子哥问你好。”他着话就向前猛的一挺屁股